欢迎来到荣格工业资源网
首页 >新闻>新闻详情

抗菌剂迎来最好时机

来源:中国版涂料与油墨     发布时间:2020-12-07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并分享


2020年的新冠疫情是始料未及的全球性事件,它使得抗菌涂料和抗病毒涂料被讨论的频次急速上升,众多企业展开了对应的项目。这是否是抗菌剂的一个机会?本刊访问了目前在抗菌剂领域领先的三家企业的负责人,请他们谈谈处于目前的环境,抗菌剂有哪些需求变化,将来又会怎样?


参与讨论:


郑清林 托尔集团董事会成员/托尔集团亚太区执行总裁/托尔集团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


孙波 上海特偌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服务经理


胡艺 三博生化科技(上海)有限公司销售总监


01.jpg02.jpg03.jpg


贵公司2020年的业务情况如何?


托尔:这次全球疫情的发生,确实让大家对抗菌剂的关注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对托尔来说,既是机会,也是挑战。


称之为机会,是因为对于化工产品,特别是水性产品来说,必须使用各种类型的杀菌剂才能保证产品不受微生物的侵袭。全球性疫情的发生,使得人们对微生物导致的危害有了更高程度的重视,功能性的抗菌涂料、抗病毒涂料、防霉涂料,以及消毒功能的洗手液,消毒剂等产品的需求急剧上升。对托尔这样一个以杀菌防腐消毒原材料为主营业务的特种化学品公司来说,着实创造了更多商机。


当然,突然出现的商机,也导致大家一拥而上。托尔作为一家负责任的原材料公司,在面对目前激烈竞争的市场,如何为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和特定的解决方案,也成为我们所面临的挑战。


伴随疫情的发展和市场需求对消毒产品爆发性的增长,今年托尔仍实现了良性增长。这种良性增长主要得益于我们敏捷型的组织,即区域总经理负责制。总经理可以根据当地客户的需求快速的做出决定。加入托尔之初,我就将公司的理念设定为“始终为客户创造价值,感谢客户的需求”,为此专门配备了强大快速反应的供应链。此次疫情来临后,这种配置很好地显示出它的优势,保证了业务的增长。


这些年,托尔在国内的业务始终保持良性的高速增长。2015年我们的镇江工厂开始投产,到去年工厂已经处于满负荷的状态。总部看中了中国及整个亚太市场的巨大潜力,决定在中国追加上千万美元的投资,用于扩建工厂及新项目的研究和生产。新的项目被命名为凤凰项目,开始运行后,将会填补托尔在杀菌剂的供应链上目前空白的一环,也将助力于托尔中国接下来十年的发展。


此外,总部也同意托尔中国设置自己的研发中心。经过了过去一两年的筹备,中国的研发中心已经于今年七月六日正式开始运行。这是我们目前亚太地区的唯一研发中心。


特洛伊:确实,今年的疫情对整个人类社会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其中最明胡艺显的就是将公共卫生这一平时为大多数人所忽视的理念植入人心。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业和应用被发掘,抗菌剂和抗病毒剂在公共卫生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也逐渐突显出来,相信在未来几年,这些产品市场空间将进一步打开。我司今年相关业务的咨询量也有较大幅度上升,并且新应用的占比在增加。


三博:这次疫情让抗菌剂在很多行业从概念上升到实际行动,很多企业开始寻找抗菌剂、测试并生产抗菌类的产品。这对抗菌剂显然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实际上三博公司从很早就开始了抗菌方面的业务,以塑料、纺织行业为主,涂料方面我们也有非常优秀的配方产品。疫情最紧张的时期过后,有非常多的涂料企业通过各种方式联系我们提供产品,目前大部分客户已经在测试中,并且有些客户已经开始订货。


针对此次疫情,贵公司是否承担了一些社会责任,做出哪些贡献?


托尔:秉承我最初加入托尔时设定的企业文化“人文、业绩、环境”,我认为一个企业必须要履行社会责任、关心员工、不断提高公司经济效益。所以面对这次疫情,最重要的是要保证公司顺利复工复产,良性运营,做到不裁员,新项目投资继续进行。


对内,我们根据政府需求,建立适当的预防机制,确保员工的安全。除了确保口罩配戴制度,更重要的是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与产品,对公司生产和工作环境进行全面清洁消毒。之后全球疫情紧张的时候,我们还为托尔在其它国家的公司提供大量战役物资,以解燃眉之急。


对外,托尔捐助了30万元的A级医用防护服和医用外科口罩,以及200支25公升的包装空桶和体温计若干。之后,还为地方红十字会捐赠了12万元,向地方政府和合作伙伴捐赠了上千瓶的自制免洗型消毒液。


特洛伊:疫情期间,消毒抗菌类产品以及防护类物资供不应求,特洛伊积极联系协调上下游各供应商,调配了一些抗疫急需物资送至前线医院,确保了医护人员的安全。


三博:我们在保证公司内部需求的同时,做了两方面的工作:一方面为周边的企业(主要是园区内企业)免费提供消毒剂以及一些防护用品;另一方面,对部分有需要的客户,我们为他们培训消毒方面的知识,同时也免费提供一些消毒剂产品和防护用品。


从涂料应用的角度,抗菌剂的主要需求有哪些?哪些问题需要解决?


托尔:涂料本身的应用非常的广泛,比如从应用角度可以分为建筑涂料、纸张涂料、橡胶涂料、汽车漆、工业漆、木器漆,等等。不同的涂料类型及应用对于杀菌剂需求会稍有不同,不过从大体上来说,工业杀菌剂在涂料体系中的主要用途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部分。


一是给水性产品在罐内的状态提供保护,保护产品在罐内湿态下不受微生物污染,从而保证产品的性状稳定;二是干膜防霉防藻,主要就是防止成膜后的涂料产品长霉长藻,来保证漆膜不会受到这些微生物的破坏,同时也保证环境的美观和健康安全;三是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人们对涂料漆膜的期待,除了抗菌,还有抗病毒的功能。通过添加不同活性物类型的杀菌剂,就可以为涂料漆膜带来抗菌、抗病毒的功能性效果。


针对涂料罐内防腐和干膜防霉防藻这一块,整个行业已经积累了很多年的经验,相对来说发展比较稳定。对于涂料涉及杀菌剂方面的新的法规颁布或者现有法规的更新,托尔公司也有强大的研发和应用团队,能有效地提出各种解决方案。


涂料漆膜抗菌抗病毒是一个新兴的市场,特别是抗病毒涂料是针对着今年的疫情而来的全新应用领域,市场上大家都在拼尽全力,扩大宣传抢占市场份额。但是对于抗病毒涂料的概念和功效性大家都还不是很明确,在应用方面对于人体和环境的健康安全数据还不充分。对于涂料企业来说,在没有强大的技术经验支撑的情况下,有一定的责任风险;对于消费者来说,也会承担一定的经济和安全风险。


另外,国家对于抗菌抗病毒涂料这一块的法规标准还不完善,需要尽快建立起来相配套的法规和国家标准,来帮助广大企业和消费者明确抗菌抗病毒涂料的概念和标准。目前相关涂料协会也在积极制定相关标准。我们公司参与主编的由中国涂料协会主导的《抗菌及抗病毒涂料》以及《涂料抗病毒性能测试方法》两项标准,已经到了最后的定稿阶段。相信随着这些标准的出台,大家也会有一个更清晰的概念和方向。


特洛伊:目前市面上的抗菌剂主要分为有机和无机两大类。对于有机抗菌剂来说,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其稳定性。罐内状态下温度、pH、氧化还原条件等外界因素对有机类抗菌剂均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而在干膜状态下,水流的冲刷、紫外光等因素占据主导地位。对于无机抗菌剂来说,性价比则是最大的不利之处。


三博:以往我们的认识,只有医院或食品厂这类涉及公共卫生的单位需要抗菌涂料,但随着我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抗菌涂料会广泛地应用到公共场所、家居、玩具等等各个与人体息息相关的场景。


目前抗菌剂主要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几点:第一——安全性,包括对人和动物的安全以及环境安全;第二——高效且长效,涂料相对来说是时效性比较长的产品,抗菌不仅要效果好而且要满足涂料的使用周期,这一点并不容易做到;第三——经济性,对客户来说我们的抗菌剂的成本应该在合理范围内;第四——使用方便,客户使用的抗菌剂应该和涂料有很好的配伍性;最后,抗菌剂是复合多效的产品就更好了。


目前对于抗菌剂的难题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法规的限制,贵公司如何来应对法规的不断变化?


托尔:法规对于杀菌剂的限制越来越严格,导致在杀菌剂池子中,可以选用的活性物确实是越来越少了。举个典型的例子,今年5月1日,欧盟将MIT的皮肤致敏性限量降到了15ppm。这意味着在欧洲,最常用也很好用的MIT在涂料中的使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面对日益严峻的法规环境,我们只能依托于自己强大的研发和应用服务团队,给客户提供更新的解决方案。


我们最大的研发中心在德国,而且配套有非常专业的法规团队。法规的同事会紧跟法规的变化,掌握欧洲最新的法规趋势。研发团队则及时创造出新的产品体系和配方组合,满足最新的法规。托尔遍布各地的应用服务团队,可以及时向客户更新最新的法规,而且及时地调整和设计相应的产品配方,再经过专业的应用微生物实验室测试验证,确保客户配方的安全。


特洛伊:我们公司成立了专门的杀菌剂法规部门,在各个区域均有专人负责收集整理相应的法规变化,并定期汇总。从世界范围内来看,在杀菌剂相关的法规和限制方面,欧盟是走在最前列的。《BiocidalProductRegulation》已成为世界上很多国家制定有关杀菌剂法规的重要参考标准。欧洲法规团队一直密切关注着BPR的各种修订,同时与研发部门紧密配合,开发出既符合法规要求,又能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


三博:我们公司主要生产防腐剂和防霉剂,在这两方面产品的销售过程中我们已经面对了非常多的法规问题,可以说是经验丰富。对于相关的法规,我们有专门的部门来处理,会很迅速地根据不同行业的不同客户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而且解决方案肯定是符合不同法规的。


贵公司的抗菌剂产品属于哪种类型的?有哪些新产品推出,可否介绍一下?


托尔:托尔用于抗菌的产品主要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用于人体、硬表面或环境的消毒产品。其主要原料为季铵盐,具有高效杀菌、使用方便、低毒等优点。广泛用于幼儿园、医院、酒店、餐厅等公共场所的消毒杀菌。


第二类是硬表面持久抗菌型产品,这一类产品主要用于建筑涂料内墙、PVC或者PE或者PU等塑料制品、水性工业涂料涂层中起到持久抗菌的作用。对于这一类产品,根据客户的应用领域不一样,我们也有非常广泛的产品线。目前我们和国内很多客户正在合作当中,并已经有不少产品已经投放到消费市场当中。


此外,我们集团总部针对疫情的情况,还在年初专门成立了消杀业务单元,该业务单元独立于现有的业务单元,显示了我们公司创新和开拓的目标和决心。依托总部实力雄厚的研发和法规团队,我们已推出了一系列创新的产品组合ACTICIDEC&D系列,可以通过欧洲最严苛的抗菌测试标准,专注于服务消毒杀菌市场的客户。


特洛伊:我们的抗菌剂产品主要为有机类抗菌剂。主要活性成分是具有专利技术的固定化BIT,相较于普通BIT,固定化之后很好地解决了BIT在涂料干膜中不能长期留存的问题,使得罐内和干膜状态下均有很好的稳定性。


三博:我们现在在涂料行业主推的是复合型有机抗菌剂MocideDL-Plus,这是一个非常全面的产品,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很耐打”。后期我们还有无机和有机络合的抗菌剂MocideA1000,另外还有正在开发中的天然类抗菌剂。


抗菌剂将来还会有哪些发展的方向?可否分享一下?


托尔:人们对环保健康的追求,也注定抗菌剂是不断发展变化的。目前来看,它的发展大致有如下几个方向。


第一,抗菌剂向着更安全、更环保的趋势发展。目前,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对抗菌剂的法规限制都越来越严,客户对我们提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这些要求或限制都是以环保和健康为出发点。比如,欧洲对MIT的限制是因为它的致敏性;国内涂料绿标对多菌灵的限制是因为它对人体的遗传毒性。


第二,在今年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消费者对于抗菌消毒产品的关注度提到一个新的高度,这是市场的一个重要趋势。比如在终端的应用方向,即消费者在日常生活中人体经常接触到的一些物品,需具备抗菌的性能。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塑料制品,以及幼儿园、医院等公共场所的内墙涂料都有抗菌的需求。从杀灭不同微生物的角度,不同的微生物的生长条件不同——细菌和霉菌容易滋生在家庭中潮湿的厨房和卫生间环境,流感病毒广泛存在于流感爆发时的医院里。这些不同的应用方向和抗菌目标对我们的抗菌剂种类和配方提出了不同的要求。


第三,因为目前中国强大的产业链和生产能力,国内的生产商对于出口产品也越来越重视,也提出对满足出口目的地的法规的原材料的需求,例如,欧盟的BPR和美国EPA甚至是FDA的注册等。


面对这些市场和客户新的需求,我们托尔公司在国内有经验丰富的生产和技术应用团队,欧洲有强大的研发和法规部门。我们自信能够积极面对这些变化,让托尔的产品更好地服务中国消费者。


特洛伊:我认为,主要还是以法规为导向,更加注重对人体和环境的保护,绿色健康和可持续发展。三博:大的发展方向肯定是天然类的抗菌剂和为抗菌剂增加抗病毒的属性,但现阶段这类产品还不成熟。这个问题实际上和抗菌剂需要解决的问题比较类似,在目前常用的抗菌剂基础上,我们的方向主要有:


第一,复合型抗菌,包括有机复合、有机和无机复合。这样在很多情况下可以让不同种类型的抗菌剂弥补各自的短板,发挥出最好的效果,我上面提到的两款产品都是复合型的抗菌剂;


第二,我们强调多效。在抗菌的基础上我们还会增加更多的功能,包括防霉、防藻和抗病毒;


第三,长效性。我们力求在各个使用场景中保证抗菌剂能在涂料使用周期内保证一个好的效果。


最后,我们肯定会为客户争取一个最好的抗菌成本。


0条评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