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基础原料的选择,谈优质配方的要件

来源:国际个人护理情生产商情

发布时间:2020年3月3日下午 03:03:02

像做蛋糕一样做化妆品。   近些年,化妆品产业特别热闹且备受消费者关注。
像做蛋糕一样做化妆品。
 
近些年,化妆品产业特别热闹且备受消费者关注。
消费者最爱分享的,其实都是原料商全力猛推的活性成分,或者是品牌业者刻意炒作出的热门成分。不难观察到,成分控这股潮流,确实催生了不少以成分为王的年轻品牌;势不可挡的成分党,逼得配方师们唏嘘摇头却不得不乖乖就范。
 
短短两三年间保养品的诞生,变成是在做蛋糕似的,先把海绵蛋糕做好,再依顾客的喜爱与指定,涂上不同颜色不同花样的奶油,就能交差了事。
 
你(配方师)也是这样感慨吗?
 
现在的配方,真的就是拿著各种顾客端喜欢的剂型,比如“空白的化妆水”、“空白的精华液”、“空白的乳霜”,等着客户的指令,要加什么成分都行,管他是维生素C、A醇、烟酰胺、白藜芦醇,把这些成分都添进去就对了,维生素C化妆水、A醇精华液、四大天王合一乳霜,就这样毫无成就感地诞生了。
 
或者你不这样认为?
 
你觉得必须思考这个“空白剂型”是否能与活性成分相匹配?必须打样出配方之后,一而再地反覆进行评估。
 
但你又评估了什么?
 
当活性成分被指定,连空白剂型也被设定的时候,譬如,指定添加维生素C、A醇与白藜芦醇,指定要精华液剂型。在不能更换活性成分的前提下,你只能调整精华液的“体质”,而你的目标是先稳住配方的安定性,不能有人反应刺激过敏,再力求能让活性成分的效果最大化。
 
而剂型的体质不是以好坏认定的,而是适不适合承载设定好的活性成分。所以,即便只是个精华液剂型,组合的原料也需视情况而定的。举例来说,你不可能用单一种卡波胶为底的精华液剂型,就想把维生素C、A醇、烟酰胺、白藜芦醇,各自的或者混搭着的,直接添加入空白的精华液中,还希望既不垮胶也不混浊。
作为配方师,能打出几个受欢迎的剂型,却没能力应对活性成分变动带来的剂型调整挑战,其技术能力就是有瑕疵的,若只能以添加若有似无的微小量,来掩饰剂型不适合的外观变化,那就真需要从头学起,先娴熟化妆品的基础原料再动手做。不明不白的又混合又搅拌的,只是在浪费时间与原料。配方师,真不能依靠“做中学”,而是得“学中做”。做中学,是看见错误累积经验;学中做,是印证所学积累实力。聪明的配方师懂得“以科学为师,以老配方师为父”。
 
基础原料是成就剂型的主要成员,活性成分得有良好体质的剂型为帮衬,保养价值才得以发扬光大。而基础原料的特性,是老师傅无法告诉你的科学,你得自己进修后才能获取的知识能量。
 
化妆品由两个部分组合而成,一为基础原料,一为功能性原料。“基础原料”成就剂型,像是带有稠度的精华液、冻胶,具乳化外观的凝乳、乳霜等即是剂型。而当“剂型”与“功能性原料”相结合时,就能鲜明的展现商品的诉求,譬如美白精华液、抗痘精华液。而要让商品更进一步,产生差异化的质地与性状,这就得靠剂型微调,所以,配方能力的根基在于“对基础原料理解的透彻程度”。
保养品的三大主流剂型为化妆水、精华液与乳霜,其组成的成分架构与粗配比如下:
 
为求说明上更易于理解,我将保养品的基础原料,分六大类来介绍,希望能激荡出你对基础原料特性的关注,进而应用到剂型的实践上。
 
一、水性保湿剂主要指多元醇类。
 
水性保湿成分,还有氨基酸类与高分子类。天然保湿因子(NMF),就含有高比例的氨基酸;透明质酸,就是高分子类。
 
水保湿的主要对象是角质层,帮助角质层维持良好的水合作用,增加皮肤的含水量。事实上,这种保湿度主要借重于小分子多元醇类与大分子高分子类的完美搭档。第一时间有没有氨基酸的存在,并不影响皮肤角质层水分测试的保湿度表现。所以,剂型要提供保湿感,要同时在小分子多元醇与大分子高分子。但光抓住水,对角质层的营养素供应来说是缺匮乏的。天然保湿因子容易在每日的洗脸中冲刷掉,因此,补充氨基酸类,是拥有健康角质的必须营养素。从保养的角度来说,氨基酸类的保湿剂,虽无立即保湿的近利,却有强健角质的远功。
 
多元醇类,例如甘油、丙二醇、丁二醇、聚乙二醇。高分子类,例如透明质酸、银耳萃取、海藻多糖。氨基酸类,例如酵母发酵提取液、PCA-Na、甜菜碱。每一类都有丰富多样化的原料可选择,事实上效用逻辑是相通,甚至多样化对剂型的稳定与皮肤的安全都无好处。譬如说多元醇类,原料端还供应有玉米源的1,3-丙二醇、双丙二醇、甲基丙二醇、双丙三醇等等。
 
事实上,比较各种多元醇的吸湿力是相近似的,反而对皮肤的刺激性与毒性有所不同。当你选择玉米丙二醇或者双丙二醇等来搭配或者替换丙二醇时,除了成本增加之外,还要买单对皮肤具刺激性的缺点,而且保湿力完全没有加分。如果你感到不解,建议针对这些多元醇类,上网查查它们的半数致死量(LD50),一切就不言而喻了。
 
而如果主诉求不在肤质改善,氨基酸类保湿剂添加的必要性与添加量,都应该稍做节制,加的太多也会有刺激性的表现。简单的说,把氨基酸类保湿剂,视为护肤的活性成分更为恰当。高分子类的添加量,与多元醇类的比配量在1:100左右就够了。譬如在整个配方比例中,分子量约一百万g/mol的透明质酸占比为0.1%的话,丙二醇的占比在10%左右。理想的大小分子比配,才能有最佳的抓水表现。
 
二、表面活性剂
 
表面活性剂在保养品中的应用领域有三部分,其一作为清洁剂,其二作为增溶剂,其三作为乳化剂。
 
清洁剂包含洗脸与卸妆。一般使用的是HLB值高于11的起泡性表面活性剂。阴离子型与两性型表面活性剂,主要应用在需要丰富起泡力与去脂力支持的洗面奶、沐浴乳或洗发精;非离子型表面活性剂,则是卸妆类产品的表面活性剂首选。
 
表面活性剂的清洁力,主要表现在降低界面张力的能力与湿润附著污垢的效率上,一般小分子的十二烷基硫酸钠(K12)、聚氧乙烯烷基硫酸钠(SLES)、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BS-12)等的清洁效率表现就绰绰有馀了。选择烷基葡萄糖苷(APGs)、氨基酸表面活性剂的用意,一在强调植物来源绿能安全,另一在强调温和的亲肤性。实际运用上,得关注到烷基葡萄糖苷目前原料端供应的全为含量45~65%的碱性液体原料,带有色泽与怪味道,在品质安全上需要理性思考。临床的皮肤医学上,已经出现使用APG洗剂的皮肤引起过敏的现象。这个事实,作为配方师要警惕。因为化妆品原料端供应的APG,从来就不是100%不带水的粉末。所以,是原料液里的不纯物惹出刺激性了。
 
表面活性剂的卸妆力,则是考验表面活性剂对附著力强彩妆的乳化力。前述的几种清洁类表面活性剂,对附著力强悍的彩妆,基本上是力不从心的,比例堆高仍然效益不彰。需要较多个亲油基构型的表面活性剂,才能快速湿润油性彩妆,乳化松动之。例如,单头亲油基的Tween20,在卸妆的效率上就远远不及三头亲油基的Tween85。
 
表面活性剂作为增溶剂的场合,主要在化妆水。利用非离子型的表面活性剂与香精混合,形成微胞包覆香精,再投入化妆水中,可确保澄清透明。增溶剂的选择,关系著过敏机率的高低。增溶剂形成小球型的微胞,一般化妆水里包裹著香精的微胞,粒径大小在4~50纳米范围。角质层板的平均缝隙是50纳米,所以,微胞偏小者,钻入角质层缝隙的机会就大。想办法让微胞的体积偏大,相对的香料穿越角质层引起过敏的机会就低。PEG-7甘油椰油酸酯,分子量约580g/mol;PEG-60氢化蓖麻油,分子量约3580g/mol。绕成球型之后的微胞大小差异有多大无须赘言。增溶剂怎么选,决定了微胞的大小,也决定了香料的渗入刺激大小。
 
表面活性剂作为乳化剂的场合,主要在护肤乳霜,主要利用的是非离子型表面活性剂。各式各样的乳化剂应有尽有,传统的植物性乳化剂,山梨醇酐脂肪酸酯(例如SPAN系列),属于安全性最高的可食性的食品乳化剂,但碍于HLB值偏低,无法独力支撑高比例含水乳霜的乳态安定,所以,常需要搭配高HLB值的乳化剂使用。高HLB值的乳化剂,以清洁类最多,但清洁类乳化剂分子量偏小,加入护肤乳霜中,擦在皮肤上并非立即冲洗,易引起皮疹等刺激反应。特别是脂肪醇聚氧乙烯醚类,例如,月桂醇聚氧乙烯醚-2,-3,-4,-5,-6,-7,分子量都在500g/mol以下,只能当清洁剂里的增稠剂使用,要搬到护肤乳霜来用的话,这类完全石化源的表面活性剂,对皮肤的刺激性是大的,使用一段时间之后,皮肤就会开始有过敏反应的客诉。配方上最常误踩的是复方乳化剂,像是Laureth-X,X<7的表面活性剂存在冷做型乳化剂里;像是鲸蜡硬脂醇聚醚-22与棕榈油醇聚醚-2组合在一起的商业型液晶乳化剂。
 
三、防腐剂
 
防腐剂在选择概念上,不是一味地寻找替代防腐剂,或闪避被消费者唾弃的防腐剂。不使用法定防腐剂,在这个多元原料供应的时代不难,难在加入量与加入方法的掌握上。简言之,化妆品防腐剂的防腐使力点,是微生物的细胞壁和细胞膜,要有效防腐,第一要件是「防腐剂必须能与微生物绝对浸润接触」。
 
举个例,把液体防腐剂乙基己基甘油、苯氧基乙醇,直接添加入完成的乳霜或有稠度的精华液或冻胶的配方中,目视完全看不出有没有分散均匀、有没有油滴聚集,但透过显微镜放大观察,它们是可以被找到「油滴」的,并没有完全分散与料体融合为一,所以,防腐效能不彰。这就是防腐的死角,得想办法确保防腐剂能绝对分散不凝聚,而不是追加剂量或更换防腐剂。
 
四、香料
 
香料,属于小分子。分子型结构、具溶剂性,是具有角质层渗透力的液体。欧盟规范有26个具有过敏疑虑的香料单体,并执行标示与浓度上的管理。从化学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这些香料单体,不是合成香精所独有,天然香料、精油里存在的浓度更不遑多让。所以,绝对不是拿精油来替代合成香精,就能解决香料造成皮肤过敏的麻烦。
 
在不考虑顾客指定哪一款香精的前提下,配方师选择香精时,宜以添加量少就能达到要求的香氛浓郁度者为宜。举个例,甲乙两个不同品牌的香精,甲香精添加0.001%的香氛度,乙香精需添加到0.1%才能达到。你可能下意识里想先算计一下成本,或许还是乙香精划算呢!但再怎么算,因为加量少,动摇不了整支配方的成本结构。所以咱来探讨配方操作上的差异。
 
为了避免香精成为皮肤过敏的捣蛋份子,可以选择大分子增溶剂,以类似处理化妆水里的香料分子的方式,把香精包覆在微胞里,再添加入配方中,不论这配方是化妆水或精华液或乳霜。要把香精绝对包覆起来,必须使用十倍量于香精的增溶剂,也就是说,0.001%的香精,必须对应使用0.01%增溶剂;0.1%的香精,则必须用到1.0%增溶剂。这在实际操作上,0.01%增溶剂,在任何剂型里,几乎不发生外观上、稠度上、使用肤感上的有感差异;但1.0%增溶剂,将会使化妆水充满泡沫、精华液浊化、乳霜降稠、使用肤感变得黏腻。
 
五、高分子胶质
 
高分子胶在配方上主要有三类功能,一是增稠,提升使用方便性。一是保湿,延长水分留在皮肤上的时间。一是安定乳化,避免油水分层,降低对乳化剂的过度依赖。高分子胶的可选择种类,仍是多样化的,可以成就出多样的质地触感流变性。
 
除此之外,高分子胶仍有离子性胶质与非离子性胶质的区别。阴离子性胶质的耐盐性不佳,例如Carbopol940微小量的盐类存在就会垮胶。离子性胶质,对于带著相反电性的成分,会发生沉淀析出反应,一来垮胶,二来对应沉淀析出的成分也将失去作用。
 
阴离子性胶质在护肤品配方里应用得最多最广泛,配方上还要避免阳离子型防腐剂的使用,免于垮胶与防腐失效。譬如苯扎氯铵(Benzalkoniumchloride)、洗必泰(Chlorhexidinedigluconate)、月桂酰精氨酸乙酯(EthyllauroylarginateHCl)、己脒定二羟乙基磺酸盐(Hexamidinediisethionate)、聚氨丙基双胍(Polyaminopropylbiguanide)、聚季铵盐-1(Polyquaternium-1)等,都是典型的与阴离子型胶质共处一室会失效的防腐剂。
 
而不论使用的是哪一种高分子胶,当活性成分加入时会发生垮胶现象,因应的作法,不是再增加高分子胶的比例来稳住稠度,而是必须意识到活性成分可能与高分子胶产生作用而失效,要检讨的是活性物的添加浓度是否偏高,以及是否该更换不带电性或相反电性的胶质。
 
六、油性基础原料
 
油性基础原料指的是护肤油,例如植物油之外的油性成分,一般在乳霜的制作上,放在油相里可参与加热操作的油性成分。主要是矿物油、合成酯、高级醇酸酯蜡类。这类组的成分不太谈积极的护肤贡献度,因为都不是营养成分。但就像是多元醇一般,可以提供保湿,给皮肤足够的油保湿度。明白的说,保湿乳霜的配方,可以简单到水保湿采用甘油、油保湿采用白油,配合简单的A165乳化剂、高分子胶与防腐剂,就能做成保湿乳霜。而要提升这保湿乳霜的霜体高级感、使用时的舒适感,那就得在众油性基质原料里挑选组合。
 
一般认为矿物油的分子大不好吸收,其实是矿物油结构不带极性的错觉所致。矿物油属于非极性油,为饱和直长链的烃烷类。这类构型的油脂,对皮肤几无渗入性,擦在皮肤上就是个浮油状态,一来安全,二来对特别喜欢油滋润感脸带油光的人,会是个受欢迎的效果营造方式。唇彩唇蜜类,就是大量的运用了非极性的大分子烃烷类,才能让嘴唇涂上之后一直能保持油油亮亮。
合成酯类原料众多,分子结构差异颇大,分子量应用较多集中在500g/mol以下,主要是拿来与中大分子量的植物油互补或取而代之。以橄榄油为例,分子量接近1000g/mol,而十四酸异丙酯的分子量则为270g/mol。这身型超过3.5倍的差距,涂抹在皮肤上,橄榄油肯定无法藏身入角质层之下,但十四酸异丙酯除了能湿润透整个角质层区,还有继续往活细胞层渗透前进的可能。因此,这类小分子合成酯,越是带有极性者,擦在皮肤上的清爽度就表现的越好,又能完全浸润角质层,无损于油保湿的贡献度,即所谓的既清爽又保湿。
 
饱和度高的醇蜡类,室温下常为固蜡状,在护肤性上较为乏善可陈,主要是支撑霜体的厚度或者唇膏口红粉底类的硬度,也谈不上对皮肤的渗入性,在安全上是较为不用担心的。
 
 
                                                                                                                                                                                                                                                                                 
张丽卿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