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关注 | 无氟喹诺酮—苹果酸奈诺沙星表现强势

来源:荣格医药商情

发布时间:2019年9月11日上午 11:09:29

我国社区获得性肺炎流感中因多耐药的肺炎链球菌和耐大环内酯类的支原体广泛流行,氟喹诺酮类抗菌药(FQ)具有非常重要地位,但临床医生在使用过程中逐渐发现其存在的隐患。因此无氟喹诺酮 (NFQ)——苹果酸奈诺沙星的上市备受关注,成为喹诺酮家族的新成员。
喹诺酮的重要地位
 
喹诺酮类药物自化学结构中引入了「氟」原子之后,因其抗菌谱广、抗菌活性强,组织吸收好等特点在我国广泛应用。近几十年来 FQ 已成为继 β 内酰胺之后第二类临床常用抗感染药物[1],是临床医生特别是呼吸科医生不可或缺的治疗武器。
 
FQ 存在的隐患
 
随着 FQ 在临床的广泛应用,其安全性不断受到新的警告[2],耐药问题也随之而来[3]。特别是在我国,由于人群结核自然感染率高,肺结核分枝杆菌感染在 CAP 中占一定比例,FQ 对结核分枝杆菌有一定的抗菌作用,对肺结核患者部分有效,临床症状如发热等可以得到改善,易导致肺结核诊断延误,尤其是从因症就诊到确诊肺结核的时间将被延后。
 
NFQ 的结核特点
 
此时我国自主研发并获得国家专利的新型无氟喹诺酮——苹果酸奈诺沙星(Nemonoxacin)(以下简称「奈诺沙星」)备受关注,其结构上重要的改变是 6 位去掉「氟」原子,7 位侧链增加游离仲氨,与 8 位甲氧基相匹配,可增加抗革兰阳性菌能力,降低细菌耐药突变率。此外氟元素的去除可能对降低不良反应发生率也有一定的帮助。
 
自 2016 年 CFDA 批准奈诺沙星在国内上市以来,全国已累计近 8 万患者使用,其疗效和安全进一步得到验证,这标示着喹诺酮类药物进入一个新时代!
 
奈诺沙星与氟喹诺酮的相同与不同
 
一、体外抗菌活性
 
 
1、与氟喹诺酮的相同点:
 
奈诺沙星与莫西沙星相似,具备双重抑制细菌 DNA 解旋酶和拓扑异构酶 Ⅳ 的功能,对社区获得性呼吸道感染常见致病菌包括多重耐药的肺炎链球菌、流感嗜血杆菌和卡他莫拉菌、肺炎克雷伯菌、肺炎支原体、肺炎衣原体和嗜肺军团菌等具有高度抗菌活性。[4]
 
奈诺沙星对大多数革兰氏阴性杆菌(如大肠杆菌,铜绿假单胞菌)的作用与莫西沙星相仿,略低于左氧氟沙星和环丙沙星。
 
 
2. 与氟喹诺酮的不同点
 
不同点 1: 对 MRSA 作用强
 
奈诺沙星对甲氧西林耐药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具有极强的抗菌活性,研究结果显示:奈诺沙星对 MRSA 的 MIC90 值为 1 mg/L,抗菌活性是氟喹诺酮类药物的 4~16 倍,对由 MRSA 引起的皮肤软组织等感染可提供潜在的应用价值。[4]
 
不同点 2: 对结核分枝杆菌作用弱
 
奈诺沙星对结核分枝杆菌(MTB)的抗菌活性较弱,一项研究发现,奈诺沙星对耐多药的 MTB 和非耐多药的 MTB 的 MIC90 值高达 32 mg/L 和 16 mg/L,而 FQ 对 MTB 具有较强的抗菌活性[5],在结核病流行地区,初始治疗 CAP 患者时,奈诺沙星则可能会避免延误肺结核诊断情况的发生。
 
不同喹诺酮抗菌谱的比较 [3]
 
不同喹诺酮抗菌谱的比较 [3]
 
 
二、药代动力学
 
奈诺沙星口服后吸收迅速,1~2 小时内达到血药峰浓度,且吸收完全,生物利用度达 100%,在体内广泛分布,血浆蛋白结合率约 16%,半衰期 10.7~12.8 小时,70% 以原形经肾脏排泄。[6]
 
不同喹诺酮的药代动力学特点[7]
 
不同喹诺酮的药代动力学特点[7]
 
三、临床应用
 
奈诺沙星目前的适应症为社区获得性肺炎,对 CAP 常见病原体有优越的抗菌活性。与左氧氟沙星和莫西沙星相比,奈诺沙星对 MRSA 有效,可覆盖社区获得性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CA-MRSA)感染。未来值得关注奈诺沙星对其他临床感染疾病的作用,对皮肤软组织感染、泌尿生殖系感染等的治疗作用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四、安全性
 
奈诺沙星口服制剂在 CAP 患者中开展的 2 项探索性临床试验 (Ⅱ期) 和 1 项确证性试验 (Ⅲ期) 亦显示该药不良反应少而轻微, 患者耐受性良好。未发现皮肤光毒性、明显的肝毒性、致痉挛等严重中枢神经系统和外周神经毒性和遗传毒性。TQT 试验证明奈诺沙星无明显心电图 QT 间期延长,心脏安全性优于莫西沙星。[8]
 
奈诺沙星通过结构的改良,保留了传统喹诺酮的优势,规避了潜在隐患,根据国家鼓励创新药的政策,如能顺利进入医保目录,奈诺沙星将是治疗社区呼吸道感染的重要抗菌药物之一。
 
参考文献:
 
[1] 2018 年 1 月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监测网统计数据
 
[2] 胡蔚萍, 张静, 瞿介明. 奈诺沙星在社区获得性肺炎抗菌治疗中的价值[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17, 40(10):775-777.
 
[3] 苗贝贝, 梁蓓蓓, 王睿, 等. 新型无氟喹诺酮类药物奈诺沙星的研究进展[J]. 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 2016, 16(11):1577-1580.
 
[4] 朱德妹, 吴培澄, 胡付品,等. 奈诺沙星体外抗菌作用研究[J]. 中国感染与化疗杂志, 2015, 15(2):97-112.
 
[5] Tan C K, Lai C C, Liao C H, et al. Comparative in vitro activities of the new quinolone nemonoxacin (TG-873870), gemifloxacin and other quinolones against clinical isolates of 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J]. J Antimicrob Chemother, 2009, 64(2):428-429.
 
[6] Lin L, Chang LW, Tsai CY, et al.Dose escalation study of the safety, tolerability, and pharmacokinetics of nemonoxacin (TG-873870), a novel potent broad-spectrum nonfluorinated quinolone, in healthy volunteers. 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 2010;54(1):405-410.
 
[7] Guo B, Wu X, Zhang Y, et al.Safety and clinical pharmacokinetics of nemonoxacin, a novel non-fluorinated quinolone, in healthy Chinese volunteers following single and multiple oral doses. Clin Drug Investig. 2012;32(7):475-486.
 
[8] Caiyun Zhao,Effects of Nemonoxacin on Thorough ECG  QT/QTc Interval Clinical Therapeutics Volume40,Number 6,2018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