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宝洁,构建1个新的高效研发体系

来源:荣格国际个人护理品生产商情

发布时间:2019年6月16日下午 03:06:07

 —专访原宝洁首席科学家、现绿叶科技集团首席科学家姜春鹏(二)
5月,针对企业如何建立研发体系,我们带来了一个实例—原宝洁首席科学家、现绿叶科技集团首席科学家姜春鹏博士从自身多年实战经验出发,建了一套“夹套式创新模型”,同时针对产业创新,姜博士也给出了自己的系列思考,比如产品设计不能全听老板的,但也不能不听老板的:选择新原料,安全性红线不能碰,切记“Too good to be true”……
   
6月,我们从东西方技术差异开始,继续听姜博讲研发!
 
 
研发思考一东西方技术差异
   
在姜春鹏看来,要找到合适自己的原料,充分认识东西方技术差异很重要。
   
从原料技术本身看,西方,尤其是欧洲,技术侧重发展活性成分。基本是从分子结构模拟开始的,以靶点为目标,经历一轮轮的筛选和检测,产品活性作用经过充分验证。对于感观成分(sensorial&aesthetics)的注重不足;以日本为代表的东方技术则更多从古方和临床买效中汲取营养,反过来再在机理和检测上下功夫,产品使用感非常好,但活性成分作用验证是否像欧美那么严谨有待验证。
   
从技术服务上来讲,目前国内企业对技术服务的需求非常迫切,但是整体市场对技术服务的提供和反应比较慢,即便一些知名的西方大公司在国内也未建立完善的技术服务体系。有些公司如亚什兰和巴斯夫做的比较好,各种实验室检测手段、评价手段比较齐备。在这一点上,日韩以及国内则基本上一片空白,没有成体系的专业配套服务。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作为东方技术的代表,日本技术还带有某种程度封闭性,它的原料技术服务在国内提供的极少,不容易展开深度的产品联合开发。
 
技术动态一微生态市场出现应用契合点
   
对于皮肤的微生态研究,姜春鹏认为是有史以来中西方技术走的最近的一个技术发展方向,一个着重平衡,着重整体系统的技术和手段。而这项来源于美国国家计划的重要研究项目,也一定是行业来来的重要方向。它的应用几乎覆盖到个人护理的方方面面,包括头皮去屑管理,痘痘肌问题,口腔问题,皮肤干燥发痒等等。
   
据姜春鹏介绍,美国历史上有3个国家级计划:1是阿波罗登月;2是人类基因组计划;3就是人类微生物基因组计划。这个计划从2007年底开始,分3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弄清楚人身体上到底有什么样的微生物,比如在我们的体表、体内,不同人种、不同居住区域、不同生活环境人体微生物的分布;第二阶段是了解人体和微生物之间的互动;第三阶段就是研究人体微生物和健康之间的关系。
   
从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我们已经进入第三阶段,开始通过施加一些干扰性因素或活性成分来让微生态发生变化,并追踪它是不是朝着好的方向去变化。这些基础理论研究,包括机理机制和评测评价手段面,为微生态技术在个人护理产品方面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今年的PCHI,姜春鹏发现一家台湾的小公司在口腔菌群改善方面,已经能把这个热点理论和已有的指针评价方法结合起来,用大家能够接受的方法来说明这个产品有效。同样,今年德之馨,亚什兰也在4月的巴黎个人化妆品原料展上发布了微生态相关技术产品。
 
技术动态一不同于微乳/微囊包裹的亚微米乳化技术
   
乳化是行业最基本的工艺,很关键也很容易被忽略,通常每个企业都把它当成一个小秘密来保存。除了对产品的功能性以外,对生产工艺、原材料选用的要求都非常高。
   
姜春鹏关注的这种亚微米乳化技术和目前市场关注的脂质体包裹、微乳化技术有明显区别,相比来说更成熟也更具可操作性。它可以同时实现3项乳化关键指标:首先其全油相乳化能力可以把市面上所有的油性粒径做到200纳米以下,使产品的肤感、功效成倍增加;其次其乳化工艺可以实现10;  1的油乳比:最关键的是其全油相固合量可以做到70±5%。
   
姜春鹏关注这项技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认为这项由集思美创(广州)有限公司提供的新型乳化技术给朱来的产品设计提供了极大的想象空间,一方面极大地降低了行业对乳化工艺条件和加工设备的依赖性,之前我们乳化时需要高剪切、高能量和精准的温度控制,现在集思美创可以事先帮我们把这些工作都做了,后期只要以浆状液冷调就可以完成生产,对缩短生产周期、降低工厂能耗、工艺稳定性、可靠一生都有很大的提高;另一方面则拓宽了很多功效成分的应用范围,比如一些功效成分,受乳化剂成本限制目前只能用在护肤品中,但用了这种新型乳化技术后,不仅功效、肤感倍增,而且可以轻松用在洗护、身体护理产品中.大大拓宽了原料的商业价值。
 
技术动态一发酵替代人工合成
   
这是姜春鹏在原材料供应上看到的一个持续发展趋势,把传统化学合成变成绿色可持续的生物发酵技术,在国外几家大公司身上尤为明显。
 
创新瓶颈一我们的创新依据在哪里?
   
宝洁曾做过一项生物指针分析技术,并就此申请了专利。
   
皮肤的角质层有很多层,他们就用胶带一层层地往下撕拉,然后分析不同层的生物化学成分,找到一定的规律,看健康皮肤的生物成分处于什么状态,怎么分布。
   
于是,宝洁就找到了一种使用产品后,皮肤从一个不好的状态向一个好的状态变化的科学表达方式。也就是说,为了“说出自己的产品为什么好”宝洁专门研发了一套评价手段。
   
来看看我们在说自己的产品好时怎么表达:
 
①产品性状,“这原料我用了2年,不变色不变味”;
   
②临床效果,“我们是靠市场实效走到了今天”;
   
③动物实验,“我们做了鸡胚和小白鼠、大白兔试验……!”
   
姜春鹏认为,这种“有好说不出”的囧是当前产业技术创新面临的最大瓶颈。可以说,产业链中需要验证产品优越性的地方无处不在,但是目前我们既没有实力投入巨资建一套西方普遍认可的评测体系,也没有能力做一套自己的评测方法。
   
未来我们在建立这把尺子(Yard Stick Technology )上下的功夫可能比真正的技术创新还要更多,因为无论怎么思辨,我们都离不开这把检测的尺子,它不仅是研发能力的体现,也是技术成熟的重要一环。
 
@研发新人
   
作为1个过来人,姜春鹏给到研发新人的第1个建议就是一定要理论联系实际。
   
没有理论很难想明白一些东西,没有实践又很难找到真知。大家一方面要多读基础理论的书籍,通过基础理论培训、公司内部培训、以及网站公开资料等方式不断补充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然后就要多进实验室,多打样、多动脑筋观察,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多读相关的技术文献、技术报告,把动手动脑和看文献结合起来。
   
从他的经验和观察出发,他发现国际公司的研发人员忙会议,天天talk talk talk,动手不多;国内则总呆在实验,天天work work work,想的很少。真正的实验室工作要注意观察、记录、动脑子,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尤其是一些反常情况,比如上级要你做这个东西,自己做出来的结果不对劲,甚至是完全相反的,这个时候很可能孕育着一个很大的可能,这个材料为什么没有起到该起的作用?是加错了,还是发生了其它的变化?越是这种情况越要动脑筋搞清楚。
   
第二个建议是可以借鉴传帮带,在公司里寻找一个标杆榜样一起做。作为一个新人,很多时候我们甚至无法判断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如果这时,我们从有经验的同事里,找个师傅,大家一起学一起做,不仅可以快速进入状态,甚至他的做事态度、方法、情怀都会深刻影响到你。
   
另外,大家在平时还可以多留意美丽修行、小红书这样的消费者积聚的平台,帮助自己了解市场、消费者对产品的真实反应;各大品牌的平台也可以经常看看,看看他们的宣传、趋势怎样,基本几家平台了解下来,最近护肤什么趋势,洗发什么趋势,他们用了什么关键技术,就大概清楚了。
   
最后,他还是希望每一个产品设计师都能够努力做一个有梦想有情怀的人,因为有梦想、有情怀你设计出来的产品才不会平庸。化妆品是一个美好的,创造美好梦想的事业。不要把自己看成是实验室的简单操作工,厨房的面点师,而应该是产品设计师,设计的产品有诉求,有功效,有美学,有情怀,产品才能有生命。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