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保洁,构建一个新的高效研发体系 —专访原宝洁首席科学家、 现绿叶科技集团首席科学家姜春鹏

来源:荣格国际个人护理品生产商情

发布时间:2019年5月14日下午 09:05:23

去年5月,姜春鹏离开了奋斗了将近18年的宝洁。   离开时,他率领团队确立宝洁北京研发中心2020战田各方向。    
去年5月,姜春鹏离开了奋斗了将近18年的宝洁。
 
离开时,他率领团队确立宝洁北京研发中心2020战田各方向。
   
18年里,从研发出中国第一支一步法工艺茶香牙膏配方,带领团队突破多项关键技术难题,完成9项国际专利(另有3项申请中),到带领团队完成体系优化、工艺提升、成本控制和战略部署……姜春鹏一路从一个普
通的口腔护理部门科学家,做到高级科学家,美容和家庭织物清洁护理部首席科学家!
   
离开宝洁,姜春鹏坦言,确实在这样的体系里成长到一定阶段,空间和速度就会慢下来,而且很多东西放在全球化框架里也会慢下来,而外部的产业环境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是企业创新还是个人创新都蕴藏着无数的机遇和挑战。
   
但他也深知,就目前的产业环境,真正的创新并不容易!
 
 
他需要1个有“梦想”的老板
 
“理念契合最重要!理念契合就会不断产生价值。”
   
在谈到和老板的关系时,姜春鹏反复提到“理念契合”这个词。
   
这个理念契合不是对老板惟命是从,也不是老板围着研发转,而是老板想把企业做成什么样子?
   
在姜春鹏看来,企业创新是一个融合发展的历程,大致要经历商业创新、产品创新、技术创新3个阶段。
   
像宝洁这样的体系,已经完全经历了这3个阶段,在技术、产品、商业端都有完善的体系支持。重要的是拥有涵盖全球的法律法规,安全评测在内的一整套辅助系统。其创新体系更多关注的是,如何深挖每一个技术创新背后的商业价值,体量最大化的基础之上实现商业利益最大化。而对国内大部分企业来说则处于依赖渠道、代工、原料商,或小团队模式创新的商业创新阶段,大家普遍面对的问题是,企业家有没有梦想,有没有魄力和胸怀带领企业做产品和技术创新?
   
因此,离开宝洁,他首先需要的是一位有“梦想”的老板。
 
他需要建1个“能赚钱”的研发中心
   
是不是捕获了1枚有情‘}不的老板,就可以埋头做研发了呢?
   
在姜春鹏看来,事情完全不是这样的!
   
在他看来,研发中心的首要任务不是研发,而是为企业创造价值,并且持续不断地创造价值:“赚钱”、 “能赚钱”!
   
仍以宝洁为例。
   
姜春鹏认为,‘宝洁人”身上有2大属’}生值得我们学习。
   
1是“不待扬鞭自奋蹄”的奋斗精神。宝洁的企业文化鼓励诚信正直,崇尚自我奋斗,每1个优秀的宝洁人在自己领域里盘算的东西都远远比老板想的(不是简简单单的老板想要的,而是比老板所能想象的)要多的多。
   
2是强烈的“商业意识”。每一个宝洁人在做一个产品时,除了技术先进性,首先考虑的就是我这个技术、产品,或者想法会得到多大范围的推广?商业化后能创造多大价值?能卖10块钱还是100块钱?能在牙膏里用,还是牙膏、漱口水里都能用?这些还可以跨品类使用吗?
   
也就是说,即便对于宝洁这样体系完备的商业体,对“商业价值”的追求也是永恒的。因此,对于创新刚刚起步的国内企业来说,产生“商业价值”就显得尤为重要,甚至可以说是一切研发活动的根本豆足点。
 
为了让研发中心持续创新(赚钱),姜春鹏给绿叶上海博士后工作站建了一套“夹套式创新模型”!
   
在绿叶的研发中心,你会发现有〕-3个月上市的产品,也有6个月的、12个月的、18个月、2年,甚至更久的……就是无论你什么时候走进这间“厨房”,它总有几道菜在做着,6个月以内短开发周期的产品就属于商业创新产品,属于快速反应部队,响应市场热点和快需求,结成短期商业收益。这部分价值也是为后续产品、技术创新赢得时间和根基。
     
"6个月甚至更快的商业创新产品有了,但谁也不敢保证每个产品都是挣钱的!”姜春鹏说。
   
为了降低出错率和市场冒进,即便是商业创新产品,绿叶也在选材、成本控制、产品性能上下了更多的功夫。用姜春鹏的话说,即便一心让产品“赚钱”,目光也不能只盯着3个月、6个月的生产周期。在开发产品时,首先要确定从币场、消费者需求设计产品思路,然后在产品选材上,首选国际国内优秀原料供应商,如著名的ABCDE一线供应商,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保证质量和品质的稳定性。
   
更重要的是,凭借产品市场推广,可以更进一步深入了解币场基本点,消费诉求,并以此为基点进行筛选,测评,计算,对利润、成本进行复核控制,从而逐渐形成自己的产品体系,最终构建自己的平台化配方和技术。
   
在实践中,则采用联合创新模式,充分借助外部资源,如高校资源和国际公司的技术及服务,联合创新的模式,能够让研发人员充分的掌握核心技术及机理,并由此增强优化产品功效。像AMG对奔驰车辆的改造一样,最大程度的“压榨”成分性能,使的产品兼顾差异化和最大性能。
   
可以说,从去年5月到现在,姜春鹏用将近1年的时间给绿叶的创新创建一套自己的体系,为后面的奠定坚实的基础。但这一切对姜春鹏来说才刚刚开始。他认为,研发创新既不是简单做一个配方,也不是买一堆仪器拼凑一个研发中心。创新是一个长期持续,不断投入并不断产出价值的循环过程。
   
而对于这个渐进式的行业命题,他也只是一个摸索者和探路者。
 
对产业创新的几点思考
 
1.产品设计要不要听老板的?
   
对于国内研发中心来说,做产品开发时,首先要问的问题是“我的产品是满足了消费者需求,还是满足了老板的要求?”
   
国内企业的创始人许多白手起家,很多时候他们不仅是市场和渠道专家,还在产品研发上有众多摸索,这时我们就特别需要甄别产品设计的最终目的,思考如何把老板的设想与消费者诉求结合在一起,形成合力。真正的产品设计一定要清晰定义消费者需求,用以解决消费者朱被满足的币场需求。
   
2.怎么选择新原料、新技术?
   
与18年前新讯息,新原料和新技术极度匿乏相比,国内原料市场已经成长为成熟的国际性市场。从“但求有不求好”到现在的“求好求新求有效”,大家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从海量的原料技术信息中去伪存真,剔除“伪概念”,找到自己真正需要的优质原料和技术。
 
从“安全性”和“有效性”纬度来讲
   
先看安全性。
   
安全性是原料,技术及任何技术手段的第一道门槛,是永远不能逾越的红线。原料不仅要看主要成分,更要关注杂质甚至痕量成分。这些少量微量成分往往决定着原料的安全性。
   
另外一个因素是‘丁。。good to be true"。这是姜春鹏衡量产品安全性的一条基本价值标准。他认为,事物都是多元素妥协平衡的产物,如同阴阳相和。通常一个技术手段在某一方面表现卓著,可能在其它方面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隐忧。在最光鲜亮丽的‘卓越功效”背后,要仔细剥析产品的应用场合,应用方式。
   
在安全性的阀门之下看功效
   
对于“功效性”,姜春鹏有3层评价标准:1.机理是否合理?2.技术评价是否针对机理,评测手段是否可靠?3川备床设计是否有效,是否做了充分的交叉实验来验证其‘有效性”?常见问题有:样本多大(多少人参与临床),提高率多少,有无副反应,停止使用后效果怎样?交叉使用效果会如何等等。基本这样一轮下来这个新原料新技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我们心里就有谱了。
 
(更多内容,我们6月刊约。)
 
 
 
 
 
 
撰稿:温淑均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