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荣格工业资源网
首页 >新闻>新闻详情

医疗器械生产商:因势利导,创新则进

来源:医疗设备商情     发布时间:2022-08-15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并分享


医疗器械生产企业经营环境之“变”:市场竞争白热化,创新氛围浓厚


1、人口老龄化、创新技术发展赋予行业较高发展空间
正如我们在上一期文章《中国医疗器械供应链发展趋势报告(一)》的行业概览中描述的,过去五年,中国医疗器械市场销售额增速显著高于药品行业,未来仍将有十年的黄金发展期。这一预测背后是我国老龄人口比例增加,肿瘤、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内分泌代谢系统疾病、齿科疾病等慢性病患者数量和治疗时间也将呈上升趋势。对医学检测、影像检测的需求,以及心脑血管、神经外科、骨科、眼科,口腔科相关耗材植入、介入器械辅助诊疗的需求将不断上涨。而目前我国较低的人均器械支出和临床渗透率,赋予了医疗器械行业较高的发展空间。


图表1.jpg


2、随着国产替代率上升,相关产品带量采购压力增大
随着二三类医疗器械国产替代率上升,充分市场竞争下产品性价比提升,临床使用量增大。而这也意味着未来将有更多产品具备带量采购条件。而自2020年开始的医疗器械带量采购政策对国产医疗器械行业双刃剑效果也在持续凸显。一方面,带量采购未中选,无法纳入医保支付和带量采购的产品,销量将十分有限,直接影响企业的盈利水平和创新能力。而另一方面,带量采购中选企业,有望凭借大幅提升的市场份额,发挥规模效应,降低生产运营成本。从而将更多的资金用于研发创新新产品,巩固市场份额。因此,带量采购虽然给予国产品牌弯道超车外资的机遇,但仍不可避免内资企业间优胜劣汰,去芜存菁。


图表4.jpg


3、“两票制”和带量采购下,市场竞争加剧,价格走低,与经销商合作方式转变
在国采和跨省联盟采购外,为提高市场透明度,打击医疗器械流通领域不正当竞争行为,大量非带量采购的低值耗材、高值耗材、体外诊断试剂等医疗器械正在通过挂网采购的方式进入各地医疗机构。这背后离不开药品器械“两票制”打下的制度基础。过去多级代理、层层分销、各层经销商垫资走票的模式难以为继,各类医疗器械产品零差率乃大势所趋。在此背景下,器械生产企业与医药流通公司的角色职能也随之改变。生产企业或通过一票直销模式,自建营销团队或并购原经销商。这一模式下,商品出厂价格较过去更高,但生产企业需要承担营销、管理和仓储物流职能。而另一方面,生产企业也可选择一级经销商包销,由经销商全权代理产品营销推广、售前中后服务、投标招采、物流配送等工作,此模式虽然出厂价格仍较低,但可以大幅压低销售成本。


4、进口器械受供应链堵塞影响较大,原材料采购,产品运输受阻
对于中高端医疗设备、体外诊断试剂等对进口依赖度较高的产品,2021年疫情下核心零部件供应短缺、全球供应链堵塞,影响其生产节奏和供货计划。

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之“应变”:横向纵向业务延伸,优化供应链网络布局


1、纵向:拓展下沉市场(基层民营机构、民营医疗机构),院外市场(第三方独立医学机构)
医疗器械产品的多样性赋予行业更多元化的应用场景。首先,自2015年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指导意见发布以来,为引导优质医疗资源有序下沉,形成有效的常见病、多发病基层首诊体系,我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包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卫生服务站、街道卫生院、乡镇卫生院等)以及健康体检中心、康复医疗中心、护理中心、眼科医院、妇儿医院等专科医疗机构数量快速增长,截至2020年,基层医疗机构数量占比接近95%。作为强化基层医疗质量其中重要的一环,基础检查检验设备的需求也随之提升。低线医疗机构和民营医院受政策影响较小,采购灵活度和自主权较大,可作为大公立医院的重要市场补充。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核酸检测成为全国战疫的第一道防线,为应对单日超大量的核酸检测工作,第三方医学检测机构(ICL)快速进入大众视野。国家卫健委在2020年1月份发文,允许各省购买第三方机构服务开展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工作。2020年1月27日,13家ICL 入选湖北省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机构,并在此后显示出极高的检测能力,单个实验室的日核酸检测量可达10 万例。而与此相对的是,我国ICL业务量仅占整体医学检验市场约6%,远低于欧美和日本40-60%的市场份额。未来在政策和市场双重推动下,第三方独立医学机构有望进入业务高速发展期。


图表6.jpg

图表7(1).jpg

不止第三方医学检测,早在2015年我国初步提出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时,就将连锁化经营的第三方独立医学机构(主要包括:医学检验实验室、医学影像中心、病理诊断中心、血液透析中心等)纳入重点发展领域。国务院办公厅先后出台《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等多项文件鼓励探索以公建民营或民办公助等多种方式,建立区域性检验检查中心,面向所有医疗机构开放;鼓励公立医疗机构与社会办医疗机构开展合作,实现医学影像、医学检验等结果互认和医疗机构间资源共享。


由于中高端体外诊断设备、影像设备价格不菲,许多单体医院、专科医院、基层医疗机构难以负担动辄上千万的大型影像设备和快速迭代的检疫检验设备。而与此相对,部分医疗机构却面临设备使用率不足的问题,导致设备投资回报周期长,大额资金使用效率低下。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随着DRG和DIP的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深化,以及IVD、医疗设备集中带量采购扩面,未来检测诊断等项目将与药品殊途同归,逐步从盈利板块变为成本板块。此背景下,院方寻求外部第三方医疗服务的动力增长,第三方独立医学机构也将乘势而上。凭借品类齐全且高质量的设备,极广的检验检测范围(以ICL为例,其检测项目最高可达两千余项,五倍于三甲医院平均检测水平),第三方独立医学机构在保障高质量的诊断结果的同时,利用规模效应降低单次检查费用,是我国医疗市场又一重要补充。


目前第三方独立医学机构的客户主要来自设备不足的基层、社区医院、私营医院、门诊部、养老护理院以及客户量巨大的体检中心等。未来作为地区医联体检验检测服务的供应方,实现不同医院间医学影像数据的共享和诊疗过程的协同也是第三方独立医学机构的潜力赛道。


综合以上,基层医疗机构、民营医院与第三方独立医学机构受政策影响较小,采购灵活度和自主权较大,作为大公立医院的重要市场补充,共同组成了医疗器械行业,尤其是医疗设备、检测试剂企业又一广阔的应用市场。


2、横向:带量采购扩面,逼迫医疗器械企业拓宽赛道和产业链条
正如前文所述,医疗器械带量采购紧随药品步伐,向更大范围、更高频次、常态化的方向发展。虽然我们预计医疗器械的带量采购力度将远低于药品行业,且目前国采仍停留在高值耗材层面,但从个别省份带量采购试点情况来看,全国和跨区联盟带量采购正在从冠状动脉支架、人工关节、骨科创伤类耗材、药物图层球囊向冠脉引导导丝、脊柱、种植牙类耗材等高值耗材快速扩展;未来预计将进一步扩面至临床使用量大、医保支付金额高的吻合器、眼科人工晶体、体外诊断试剂等领域。对于医疗器械生产商,只有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充分准备,才能在这场大浪淘沙、去芜存菁的改革道路上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带量采购这一政策新常态,生产商不仅需要积极参与,还需通过中标后的规模效应压低生产运营成本,将更多资金用于研发、创新以及并购。同时为应对未中标带来的市场份额萎缩风险,企业需要不断构筑竞争壁垒,创新产品价值:首先丰富产品线以降低单一主力产品被纳入带量采购从而导致企业较大经营波动的风险;其次以研发、收购或取得经营许可的方式拓展医保消耗低、未纳入医保、未来需求增长潜力大、技术正在发展中以及进口替代不完全的器械产品,以提升产品竞争力。此外还可通过收购同类型产品,或向供应链下游延伸,兼并商业流通公司强化扩大市场份额,从而掌握更大的市场话语权。


3、医疗器械的离散型制造业属性,生产企业供应链本土化
自2018年起,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此后新冠疫情接踵而至,延续上百年的全球贸易结构面临挑战。近期疫情以及能源短缺所带来的劳动力短缺、港口堵塞、物价上涨等问题,更是加剧了全球供应链危机。而中国凭借高效的防疫措施,最大程度保障企业居民生产生活秩序,展示出极强的制造业和商品流通稳定性。在贸易逆全球化的当下,供应链本土化较以往具有更积极意义。


对于国内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上游零部件国产化,有助于降低因海外疫情,以及贸易保护主义带来的成本上升、交付延迟风险。这一模式同时也倒逼医疗器械核心技术欠缺的中国企业快速成长,通过研发创新或与海外零部件生产商进行技术合作,取得专利授权等方式尽快实现上游材料创新突破。对于海外医疗器械品牌,中国作为全球医疗器械最大需求市场的地位难以动摇,将供应链迁移至中国,既有助于保障疫情下原材料、零部件供应的稳定性;又可以接近最大的产品需求市场,降低运输和关税成本。此外,外资品牌于中国境内生产制造也顺应了我国公立医疗机构、事业单位不断提高的国产医疗器械产品采购诉求。


4、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供应链流通变化启示


1)优化经销渠道合作模式
集中带量采购带来的价格大幅下降对医疗器械生产及流通企业的整个供应链的经营模式带来的巨大的冲击。首先,降本增效成为了行业上下游企业的管理重点,生产企业需与流通企业一道通过加强业务协同、优化业务分工,简化运作流程等手段来降低供应链成本并提高运作效率。此外降价带来了行业整体利润的大幅下降,流通企业的利润空间所剩无几,这导致整体分销渠道结构的简化与经销商经营模式的变化,生产制造企业相应的需调整优化与流通企业的合作模式以及供应链的覆盖范围与能力。


2)调整物流网络布局,横向扩展与垂直纵深网络并进
在传统的多层分销经营模式的模式下,器械生产企业的物流网络较为简单,常见的网络布局模式有两种:第一,单仓式供应网络–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以业务单元为单位在全国建立一个单独的总仓来覆盖全国的经销商与其它下游企业,不同业务单元仓储网络可以共享或者独立;高值耗材等产品多采用此类仓储模式。第二,多仓式供应网络–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在全国设有多个仓,分别覆盖不同的区域;大型医疗器械产品生产企业通过建立多仓用于售后维修部件的仓储与配送,通常在全国设有3-5个仓以满足医院对设备维修部件严格的服务水平要求。
本文节选自仲量联行发布的《中国医疗器械供应链发展趋势报告》。
joneslanglasalle.com.cn

来源:仲量联行


来源:荣格-《医疗设备商情》

原创声明:
本站所有原创内容未经允许,禁止任何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平台等机构转载、摘抄,否则荣格工业传媒保留追责权利。任何此前未经允许,已经转载本站原创文章的平台,请立即删除相关文章。




会员登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