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荣格工业资源网
首页 > 视频列表 > 高速发展带动涂料业务成长——安格斯化学亚太区业务副总裁黄雨田先生专访

高速发展带动涂料业务成长——安格斯化学亚太区业务副总裁黄雨田先生专访

 

收藏

简介:

在百年难遇的疫情环境下,2020年安格斯化学的业务整体非常不错的,特别是中国地区所有行业增长都接近两位数。细分到涂料行业,截止到2020年12月31号为止,有接近五六个点的增长。本刊时隔两年再次访问了安格斯化学亚太区业务副总裁黄雨田先生,谈谈这两年来安格斯化学在涂料业务方面取得了哪些进展。


本刊:上次采访您是在2019年的夏天,这段时间安格斯化学亚太区有哪些值得分享的收获?

黄雨田:那次采访的时候,安格斯化学还从属于美国的Golden Gate私募基金。202010月,安格斯公司迎来了一个新的拥有者——法国Ardian私募公司,它从Golden Gate手中购买了50%的股权。Ardian对安格斯的未来拥有非常高的期望值,为此,对于安格斯的研发和生产进行了持续不断的投资,预期未来可以给涂料行业带去更多的项目。

 

本刊:中国在这几年对于水性涂料和粉末涂料等环保涂料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需求和发展,安格斯针对上述领域,是否有杰出的产品可以向客户推荐?

黄雨田:安格斯对于水性涂料的涉足,大多数在建筑涂料领域。在今年第一季度末,大家会在国内涂料市场看到比较成熟的吸附甲醛产品上市,其中会用到安格斯的明星产品氨丁三醇。根据中国的国标以及国际ISO标准要求,我们在国内,将涂料样品送往常州涂料研究所进行检测,而法国实验室则送交当地相关的机构去做检测,两者的结果都显示,产品对吸附分解甲醛有非常好的效果,都可以达到95以上的吸附效率。我相信在未来的两到三年内,它将成为一个非常吸引人的产品。

随着水性工业涂料呈现不断发展的态势,安格斯也开始了对水性工业涂料的探索。我们发现安格斯的AMP95氨甲基丙醇产品,在水性工业领域除了作为缓冲剂之外,还可以作为pH值调节剂,帮助体系分散其中的原材料。比如用于钛白粉颜填料的分散,不会引起钛白粉黄变,其分子量很小,对整个体系也不会引起负面的影响。

此外AMP95对防闪锈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比如铁罐刷漆,如果刷的不太均匀,容易引起锈蚀,用AMP95做调节剂可能防止这个隐患。严格来说,我们的产品更适合称为多功能助剂。不过,由于水性工业涂料中国一年的总量在3040万吨的规模,目前还不是非常大,因此安格斯的水性工业涂料领域产品将通过渠道商去服务客户。

另外针对粉末涂料,安格斯目前也有涉及。一些有高防腐要求和流变要求的粉末涂料会使用安格斯的产品。比如在中国,包括韩国、日本和美国地区的一些输送管道就会需要这类特殊的粉末涂料方案。

事实上,AMP95氨甲基丙醇和各种杀菌剂也有协同作用,在极限的情况之下,可以使用更少的杀菌剂,达到同样的防腐效果。

在这里我还想透露安格斯正在引进一个产品,在欧美已经推向市场,收到客户正式订单。它叫做Dommpa,可以降低水性工业涂料的固化温度。原本120℃的烘烤温度,添加了Dommpa之后,只需要100℃就能达成效果。这就拓展了水性工业涂料对基材的选择范围。比如塑料能够承受的温度,即玻璃化温度不能太高,低温固化的产品就成为可以选择的产品之一。汽车涂料客户对此非常感兴趣,因为汽车如今越来越多会使用到塑料的部件来替代金属部件。

由于这是一个全新的化学物质,还是一个小分子的化学物质,为了进入中国,注册起来的要求非常严格,所以目前还在早期的阶段,需要比较长一段时间。对此我非常期待!

本刊:对安格斯来说,哪些下游应用领域今后会成为发展的重点,有大量机会出现?

黄雨田:尽管从整个安格斯集团来说,生命科学、个人护理是占业务比例较大的行业,电子行业也是下阶段值得重点去发展的领域,但是对于涂料行业,我们则希望它有一个有机健康的成长。

观察中国市场,我们觉得下一波的热度是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包括高速列车、公共汽车和私家用车的水性化,这在未来几年会持续不断进一步升华,体量将会更大更有潜力。刚才我提到的Dommpa产品就能够完美渗透到交通工具领域,预计未来市场可以获得较好的成长。

本刊:中国涂料市场受国家标准以行业法规的影响十分明显,安格斯是否有积极的策略应对法规标准的变化?

黄雨田:一直以来我们国家对于涂料行业的VOC控制是非常严格的。比如AMP这个产品,它不参与大气中其他物质的反应,在美国它不算VOC,但在中国就算。幸好我们有几个产品,可以完全规避VOC,符合中国法规的要求。比如沸点在200-300℃,甚至300℃以上的产品。

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在全球有一个法律法规的团队,他们一直在跟进这个事情。在国内,上海也有同事专门负责关注法律法规的变化。

本刊:上海的实验室拥有大量高新的仪器设备,它是否为本地化研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可否提供一些解决方案的实例?

黄雨田:安格斯的产品上海实验室确实是一个实验设备和服务能力非常先进的实验室。此外,我们在新加坡也有一个很大的实验室,同时配置了两位博士和最好的设备。从服务整个亚太的角度来看,实验室之间需要整合,因此更多的工作是上海和新加坡实验室协同来进行的,上海实验室现阶段主要是为客户的应用做支持,新加坡实验室兼顾基础研究和应用开发。

刚才提到能够帮助涂料体系吸附和分解甲醛的产品,就有一部分工作是上海实验室承担的。未来上海实验室还会再添加一些人手,进一步服务中国市场的高速成长。

本刊:今年不可回避会谈到疫情对业务的影响,安格斯全球及亚太区的情况如何?是机会还是挑战?

黄雨田:国情不同,疫情对市场的影响也会大相径庭。我这里想分享一个有趣的事情。在欧美疫情最紧张的时候,DIY的建筑涂料出乎意外地销量大增,因为他们既然不能外出,不如趁此机会刷新自家的墙面,包括我们的总裁都在家里自己刷墙。所以在美国,DIY涂料非但没有收到影响,还有所增长。

中国是相反的,居家的阶段,所有装修工程都停止了。国内疫情平稳后,工程涂料开始复苏,生意非常好,甚至有客户达到了50-60%的增长。所以我感觉,对于大部分中国的涂料企业来说,从整个年度回望,结果都应该还算是比较好的。我们从客户对的需求中可以感受得到。

对于安格斯亚太区而言,东南亚有一些国家影响较大,比如印尼、马来西亚。韩国也稍微有一点负面影响,但还不算特别严重。越南、泰国和澳洲基本上没什么太大影响。

物流方面,在56月份业务恢复的时候,供应的确非常紧张,但幸好安格斯在上海的仓库储存货物比较充足。偶尔有不够的话,会选择立刻空运,运费一度达到7000美金一公斤。虽然很贵,但是十分必要。到现在为止,至少我们没有哪个客户是因为安格斯供应不上而造成了停产。这要感谢我们有一个不错的运营团队,来整体做计划保证供应。

本刊:公司未来对于涂料业务的期待怎样?

黄雨田:未来我们会在生命科学上会投入更多,现阶段整个世界的疫情也对这个市场有很大需求,预期这块会有一个非常高速的成长。而涂料也会受益,因为只要公司在高速增长,整个公司对基础的研发投入会更多的,未来几年我相信会也有更多的产品和技术投入到涂料业务中。

我们其实已经在探索一个有前景并且有社会价值的项目。如果可回收的环氧树脂项目可以成功,对整个世界的贡献也是非常大的。


分享到:
打开微信扫一扫并分享
2021-02-23 16:28:19播放:232

相关视频

  • 传承百年专业科技 顺应时代创新探索

    播放:7952020-08-26 09:42:32

  • CHINACOAT2020视频采访——劲乘新材料

    播放:3342020-12-24 15:26:31

相关供应商

相关展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