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与中国涂料企业

来源:油墨与涂料-中国版

发布时间:2020年5月15日下午 01:05:04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给各行各业带来极大 的冲击。我国涂料行业也受到了较大的影响,今年一 季度大多处于停工停产状态。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给各行各业带来极大的冲击。我国涂料行业也受到了较大的影响,今年一季度大多处于停工停产状态。
 
按照国务院《关于切实加强疫情科学防控,有序做好企业复工复产工作的通知》要求,涂料企业根据科学、合理、适度、管用的原则,正在按照当地疫情的管控要求,投入到有序做好复工复产的工作中。
 
据行业协会的数据统计,在所属的126家涂料企业中,2月13日前确定复工的有42家,占比33.3%,计划在2月29日前复工的有42家,占比33.3%,计划在3月底或等待地方开工通知的企业有42家,占比33.3%;复工较晚的企业主要集中在湖北、湖南、广东、河北、安徽等疫情严重地区。目前,地处疫情“重灾区”的湖北的两家涂料企业已正式复工。
 
目前全国规模以上的涂料企业已有97%实现了复工复产。
 
科学防控,有序复工
 
武汉双虎涂料 在制定详细的复工复产防控工作方案和应急预案后,3月18日举行了复工复产视频动员大会,并邀部分生产骨干到厂演练,模拟有员工发热的疫情防控的应急预案实施。3月23日,经上级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在停产两个多月后,双虎涂料正式复工复产。当时湖北及周边市场尚未充分启动,市场需求弱,原材料运转不畅,尤其是由于封城的原因,武汉的物流运输、市内和对外的交通尚未开通,员工出勤率不高,企业的运营资金也十分紧缺。随着政府不断出台各项政策,在税收、社保、公积金、资金等方面予以扶植,对企业的顺利复工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湖北天鹅集团 天鹅集团位于新冠疫情的重灾区——襄樊。从疫情爆发之初,集团领导要求旗下子公司迅速成立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全面落实对疫情防控的各项要求,并设立应急办公室主导有关防疫复工工作的实施,并于2月中旬提前递交了复工书面申请。3月10日审批后,天鹅漆业和天鹅科技公司先后实现复工复产。
 
复工后首日,公司领导利用微信,在线上召开会议,落实相关工作安排,就近期对防疫防控、物料采购、资金落实、客户发货等方面作出统筹安排。决定要从严格把好“五道关”入手,把复工前的准备工作做细做实。
 
一是严把复工预案部署关,组织专门班子落实各项防控措施,制定阶段性复工预案,规范突发事件应对程序,确保措施到位;二是严把职工返岗关,对在职员工开展信息筛查,建立健康档案;对复工返岗职工排查核实到位,防止疫情外输入,内扩散。三是严把防疫物资供应关,为所有复工人员配足、配齐疫情防控物品。四是严把日常管控关,对人员活动、个人防护、体温检测、错峰就餐等方面进行严格管理。五是严把舆论引导关,采取悬挂横幅、防疫知识学习、微信公众号等宣传阵地,做好疫情防控知识宣讲,提高防范意识和参与群治群防联防联控的自觉性。
 
其他疫情相对较轻的涂料企业也在确保疫情防控措施到位的情况下,采用网络、电话等线上方式,坚持与客户和合作伙伴保持良好沟通;同时积极调整生产计划,从原料产业链、销售供应链、市场讯息链、服务支持链等方面做好落实,强化物资保障,为全面大生产做好充分准备。
 
建筑涂料,面临困境
 
受疫情影响,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和销售额双双下降。数据显示,今年1-2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0115亿元,同比下降16.3%;其中,住宅投资7318亿元,下降16.0%。2020年一季度,全国66座大中城市新房成交套数为37万套,同比下滑30.7%,成交面积为4247万m2,同比下滑28.6%。与之密切相关的建筑涂料企业的生产经营也遭遇“滑铁卢”,经营者苦不堪言。主要体现在“两迟一停止”。
 
一是下游企业复工推迟。按照正常年份,大多数建筑工程项目都会在农历正月十五开工,但进入2月中旬,大多数建筑工程项目还没有复工,项目复工的延迟,将导致2020年竣工的建筑面积量减少,建筑涂料的使用量也将大幅减少。
 
二是是翻新重涂市场启动推迟。翻新重涂市场是建筑涂料发展的强劲动力,约占整个建筑涂料市场的1/3,个人和公共的房屋翻新、改造、重涂都将推迟,有的甚至取消,也影响了建筑涂料的销量。
 
三是销售和推广活动停止。疫情期间原本应该开展的销售和推广活动被迫暂停,会展促销延后,经销商会议等商业活动也无法进行,只有线上的促销活动勉强维持,这不仅影响当前,也影响全年的销售量。1-4月份,建筑涂料销售量呈“断崖式”下滑,造成企业现金流受阻,生产链周转困难。
 
 
表1 中国汽车产量排名及疫情防控
 
汽车涂料,日子难过
 
受供应链断裂及消费停滞等因素影响,2月份我国汽车产量同比下降79.8%,乘用车销量同比下降78.5%。汽车工业的生产经营状况直接关系到汽车涂料企业的生存和发展。
 
我国汽车工业的产业链呈现显著的产业区域集群和规模化效益的特征。这次疫情的防控核心区域和重点防控区域,都集中在我国汽车行业最主要的集群区域。八大汽车省份占据中国汽车产量的82%。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汽车产量排名全国第4,占比达8.7%(见表1)。
 
汽车消费的传导是由经销商主机厂零部件制造原材料生产商,受疫情影响,终端滞销使传导链处于停滞状态。从主机厂和零部件制造企业传导给汽车涂料企业的直接影响是:要么订单取消,要么延期供货,而近期订单的大幅减少,远期订单又不确定,国内的主要汽车涂料企业位于上海、天津、湖南、江苏和吉林等省市,虽然大多已于2月上旬复工,但从各企业和汽车行业高度关联的状况分析,预计汽车涂料企业在3月份和4月份的生产销售仍处于非常低的水平。
 
原料价格,逆势上扬
 
2019年,国内钛白粉价格整体呈现价格回落态势,期间经历了五六轮价格小幅涨跌,到2019年底,华南地区金红石型的主流价格为14750元/吨,锐钛型的市场主流价格为12050元/吨。山东地区金红石型主流价格为14500元/吨,锐钛型为12700元/吨。华东地区金红石型主流价格为14500元/吨,锐钛型为12600元/吨。
 
 
2020年年初年以来,国内各大钛白粉企业掀起了产品的新一轮涨价潮,包括金铺钛业、天原集团、山东道恩、中信钛业、成都钒钛、海峰鑫、锦州钛业、宁波新福等20多家钛白粉企业提价,价格区间在300-2000元/吨不等。与过去多轮钛白粉行业集中提价的模式不同,出现了中小企业在淡季时带头涨价的局面。
 
由于近期原料矿成本高企,且不能满足供应,部分钛白粉企业被迫限产,直接导致现货市场供应量收缩,成交价格升高。生产商一方面要面对客户严重压价,另一方面自身成本高企,故出货实单对低价较为抗拒,对之前宣涨幅度执行力较强。
 
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渐好转,终端大面积开工,且开工率还在不断攀升,内贸订单增多,加之之前近20家生产商先后宣涨,另有一些厂家实涨未宣,主要调张幅度在500元/吨左右。目前,市场实单价格稳中有升,其主要原因是原钛精矿价高助推成本,外购矿的生产商进入“微利岁月”。2019年我国钛白粉出口总量为100.35万吨,出口总量首次突破100万吨,同比2018年增长10.52%。
 
目前,国内多数硫酸法金红石型钛白粉主流报价在14200-16300元/吨,锐钛型钛白粉在11800-13000元/吨;国产和进口氯化法金红石型钛白粉按用途区分主流价格在18500-21000元/吨和26000-28000元/吨(含税现金出库价)。
 
外贸受挫,初见曙光
 
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1-2月,中国外贸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9.6%,其中出口下降15.9%,进口下降2.4%。
 
国际市场的需求萎缩,必然会对我国外贸出口造成冲击,外贸订单减少等问题逐渐显现;尤其是各国疫情陆续爆发,海运港口靠泊作业受阻,取消或暂缓订单的情况一波接一波。买方因疫情拒收货物、拒付货款的现象屡屡出现。
 
一是负担加重。年初以来,由于国内疫情爆发,涂料企业的复工复产比较艰难,加之库存不足,给用户无货可发;到了3月份,国外也持续出现疫情,用户单位都停产了,部分订单被取消,企业有货发不出,产品大量积压,货款收不到,资金链出现断裂。据广东某化工企业反映,海外疫情蔓延是一个拐点,伴随着大部分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国际物流出现“肠梗阻”,出货量急剧减少,大部分国际物流网陷入不畅困境。目前,相关贸易国家处于半停工状态,导致货到了目的地港口后,通关、转运的效率大为降低,甚至有的贸易伙伴已经关门歇业,有的居然失联了,而自己的公司已经产生滞港费等很多额外费用。
 
 
二是风险加剧。山东省一家大型化工企业与世界各国的贸易商具备长期合作关系,疫情的蔓延使该公司受到沉重打击。一方面是货物无法按订单日期交货,货款无法回笼;另一方面,不少国外经销商取消订单,货款会被拒付,以前是没法按时供货,现在是能供货了,但对方不收,风险加剧。3月25日,物流费用又提价了,实际上,除了运输单价的上涨,排仓费、附加费等新增费用也在加重货运的综合成本。然而,这还不是最关键的,企业最怕的是退单,货发出去,如果当地无法派送,或者找不到相关人员签收,货物会自动退件,相当于又得出钱将货物从国外运回国内。来回折腾,又是一笔额外的支出。
 
随着外贸稳增长政策效应逐步显现,前期因延期复工积压的出口订单陆续交付。3月份,我国外贸进出口2.45万亿元同比下降0.8%,3月中下旬以来,进出口都实现了正增长,贸易平衡也由前两个月的逆差转为顺差。
 
结语
 
新冠肺炎疫情确实给涂料行业带来了较大冲击,今后一段时期,由于疫情的蔓延扩散,彻底控制还需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涂料行业的产业链、供应链、上下游都将出现堵点和卡点。从供给侧看,受防疫防控影响,原材料、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流通有所不畅,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企业复工复产的速度和质量,涂料企业将面临更加困难的局面。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世界正在发生巨变,我们无法独善其身。面对世界经济下行的风险,涂料企业应当重新筛查评估自己的原材料供应,确保每一种原料都有国内供应商备份,以保证一旦国外断供,国内的原料可以即时补充,并要着手开发国内的客户,为企业的经营,寻找到新的出口。经过此役后,涂料企业也将经历残酷的洗牌,一些产品缺乏独到之处、经营成本高企的中小企业将会死去,那些具有产品优势、竞争力强的涂料企业将会涅槃重生,后疫情时期,“二八定律”在涂料业将会体现的淋漓尽致,强者越强,弱者越弱。
 
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具有巨大的发展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对突发的疫情冲击有很强的防御和自愈能力,能够在克服当前困难和风险基础上快速回归向好发展的轨道上。
 
我国涂料工业的市场空间很大,要坚持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加快推进企业的全面复工复产,推进产业链、供应链的稳步修复,促进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进一步挖掘国内市场潜力,把在疫情防控中被抑制、被冻结的市场需求释放出来,壮大起来。
 
 

作者:叶尚仲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