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喷无纺布产能瓶颈如何突破?

来源:国际非织造工业商情

发布时间:2020年4月17日下午 08:04:49

作为熔喷无纺布(又叫熔喷非织造布)最有挑战性的细分市场,熔喷过滤材料越来越多地用于日益复杂的应用中,从HEPA空气过滤到要求严苛的血液过滤,这种材料的消耗量平均每年增长6%,并且未来几年预计将保持稳定增长。在今年掀起的这场疫情中,熔喷无纺布的产能供给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作为熔喷无纺布(又叫熔喷非织造布)最有挑战性的细分市场,熔喷过滤材料越来越多地用于日益复杂的应用中,从HEPA空气过滤到要求严苛的血液过滤,这种材料的消耗量平均每年增长6%,并且未来几年预计将保持稳定增长。在今年掀起的这场疫情中,熔喷无纺布的产能供给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目前,除西藏外有30个省区市都陆续新上了口罩生产线,同时还不断有新的口罩生产线投产。随着口罩线的猛增,对口罩核心过滤材料——熔喷无纺布的需求只增不减。
 
不仅中国,随着疫情的蔓延,日本、韩国也缺熔喷无纺布,一些熔喷无纺布进出口商近期也开始在国内求购熔喷布,以供给日本、韩国企业。
 
从源头来看,目前熔喷无纺布的原材料供给是相对稳定的。据中石化介绍,熔喷无纺布的原料——熔喷布专用PP料价格波动不大,价格和产量都相对稳定。
 
在上游原材料供给稳定的情况下,为何熔喷无纺布想要短时间内扩大产能存在阻碍?
 
这是因为,相对门槛较低的口罩线,熔喷无纺布生产线的价格动辄数百万元,进口线价格更是高企;熔喷设备的交货周期通常在8个月左右,加上约2个月的安装调试时间,短时间内难以满足激增的需求;熔喷线的调试和运行有技术门槛,需要有经验的工程师和技术工人。
 
同时不能忽视的是,用于医用口罩的熔喷无纺布对于产品质量、性能、过滤效率等有着严格要求,而且需要驻极处理后才能在不改变呼吸阻力的前提下实现95%以上的过滤效率,起到有效过滤病毒的作用,从而达到医用口罩的标准。
 
更为重要的是,一旦疫情退去,原本不大的熔喷无纺布市场将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这也让不少投资者不得不慎重考虑。
 
中国熔喷无纺布行业发展现状
 
熔喷无纺布技术传入我国不过几十年时间。1994年,中国就引进了熔喷生产线。发展之初,由于设备购置价格高,生产运行成本高,使熔喷产品价格高企,加之对产品性能和用途认识不足,使熔喷市场迟迟不能打开。
 
鉴于熔喷无纺布的性能,其发展与公共事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通常会加快熔喷行业的发展。如禽流感使家禽养殖受限,羽绒量少价高,用于被服上的熔喷/三维卷曲涤纶短纤复合的保温棉应运而生。埃博拉疫情的爆发,阻隔过滤材料的需求上升。而在抗击非典的斗争中,熔喷和SMS无纺布更是以其卓越的防护、隔离功能,获得市场的重新认识和青睐,引来了一轮大扩容。
 
近几年,治理雾霾受到国家层面的重视和社会广泛关注,口罩布、空气过滤材料、污水处理材料等产品的需求持续放大,用量增多,推动了熔喷行业产量的增长和应用领域的拓展。随着熔喷技术的不断发展,熔喷无纺布的应用也在不断的扩大,并且向更多的领域延伸。目前,这一趋势仍在发展中。
 
在此次疫情爆发之前,由于中国熔喷无纺布行业长期处于“不温不火”的发展中,总体产能相对不大,国内生产熔喷布的大型厂家数量不多,行业整体呈现小而散的局面。
 
据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的统计,2018年中国熔喷法无纺布产能达到83240吨,实际产量为53523吨。截至2018年12月底,国内连续式熔喷法无纺布生产厂家仅有61家,比前一年减少了9家,生产线136条,比前一年减少了2条。而在更早的2015年,这类熔喷布生产线的数量是145条。
 
目前国内熔喷布生产商包括恒天嘉华非织造有限公司、天津泰达洁净材料有限公司、贝里国际集团、山东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欣龙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连瑞光集团、量子金舟(天津)非织造布有限公司、上海精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称道新材料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大连华纶无纺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浙江嘉瑞过滤科技有限公司、江苏丽洋、苏州佳和、江阴安利维等。
 
自春节以来,这些公司纷纷加班加点,用尽一切办法保证熔喷布的生产,想方设法提升产能,为抗击疫情做出了贡献。
 
机遇与风险,投资需谨慎
 
国际上涉及熔喷无纺布成套生产设备及核心部件的公司主要有:莱芬豪舍(Reifenhauser)以及德国恩卡(EnkaTecnica)、欧瑞康纽玛格(OerlikonNeumag)、日本喷丝板(NipponNozzle)、日本卡森(Kasen)等企业。
 
而国内提供熔喷布成套生产设备的厂家并不多。主要包括中国恒天集团下属的宏大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称宏大研究院)、中国纺织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邵阳纺织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邵阳纺机)、温州朝隆纺织机械有限公司等。
 
不过,虽然国内已实现熔喷布生产设备的国产化,但喷丝板等核心零部件的生产,仍主要依赖国外厂商供货。这也给熔喷布产能的扩充带来了影响。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江苏一家熔喷布生产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和口罩机的低成本、易操作不同,熔喷布生产设备的价格普遍动辄超过百万元,且也需要对工作人员进行专门培训,产业门槛较高。“部分国外厂商的供货周期长达八个月,国内厂商也超过半年,且关键零部件依赖进口,等真正引进了熔喷布的生产线,说不定疫情带来的需求高峰早已过去。”
 
邵阳纺机的销售负责人表示,公司普通的熔喷无纺布生产设备价格在500万元以上,交货周期在4-5个月左右,幅宽更大的熔喷布生产设备价格更高,交货周期长达7-8个月,加上1-2个月的安装调试时间,整体采购安装耗时接近10个月。
 
“模头和风机等产品国内能够自产,但喷丝板这项关键器材需要从德国恩卡进口,这限制了我们的供货时间,”他表示,“除设备供应问题,熔喷布生产设备对工作人员的操作要求也更高,和口罩机生产线的要求完全不同。”邵阳纺机此次也接下了为仪征化纤提供8条熔喷无纺布生产线的任务。
 
宏大研究院的一位相关人士在接受南方都市报的采访时表示,近期熔喷无纺布设备的订单确实突增。但他指出,熔喷布设备的交货周期本身比较长。“无论是进口零部件,还是采购国产零部件,生产、加工和运输的时间加起来,交货周期会在8个月左右。另外,还需要约两个月的安装调试时间。”不过他表示,公司已经在协调资源和攻克技术,争取缩短交货周期。这种担忧,阻碍了不少投资者进入此领域。浙江一家熔喷布生产设备供应商也表示,熔喷无纺布市场规模原本不算大,疫情一旦过去,熔喷布生产商将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像非典时期,半数以上的入场者以亏本收场。
 
“这个环节风险太大。”该人士称,“就算使用全国产零部件,整体交货时间也要三个月以上。全国产设备很难长期保持稳定的产品质量,而熔喷布的质量,也是医用口罩质量的关键。”
 
静电驻极和过滤效率
 
熔喷无纺材料是由聚合物母粒经熔融后从喷丝孔挤出,形成熔体细流,在高温、高速气流的作用下牵伸后沉积在接收装置上,并依靠自身残余热量加固制备而成的。
 
口罩用熔喷布采用熔喷无纺工艺,经高压、高热空气对聚合物进行牵伸成平均直径<5μm的超细纤维,过滤材料中纤维随机和隔层交叉排列成型,构成多弯曲通道的纤维过滤层,孔隙的大小从5到40μm不等。这里,较小的孔隙增加了机械过滤性能,尽管其代价是更高的压力损失。
 
纵使有着纳米级精细度的纤维往往仍不足以分离空气或液体中最细小的颗粒。熔喷过滤介质需经过静电驻极处理,使纤维表面带上大量静电电荷,利用静电吸附作用来捕获微细颗粒物,从而显著地、低成本地改善过滤性能,同时不增加输出阻力。
 
也就是说,只有经过驻极处理后的熔喷无纺布,才能在不改变呼吸阻力的前提下,实现95%以上的过滤性,有效预防病毒,达到医用口罩的标准。
 
事实上,标准的医用口罩用熔喷布的产量较低,成本较高,目前市场上有一些口罩采用的熔喷布并没有经过驻极处理,过滤效率不达标,不能有效阻隔病毒,甚至还出现了没有过滤层的口罩。
 
熔喷无纺布的质量和过滤效率是否能满足医用口罩所需的过滤标准,或将成为后续监管的重点和难点。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