缕析医疗器械市场发展短板,看好四大细分领域发展

来源:国际塑料商情

发布时间:2020年3月31日下午 04:03:58

什么是“美”?花儿是美丽的,秋天的九寨沟是美丽的,蒙娜丽莎是美丽的……2020年,广大网友说,抗战在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前线的“白衣天使”脸上的勒痕是美丽的。   ——访驼人集团研究院院长崔景强
 
什么是“美”?花儿是美丽的,秋天的九寨沟是美丽的,蒙娜丽莎是美丽的……2020年,广大网友说,抗战在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前线的“白衣天使”脸上的勒痕是美丽的。
 
然而,这种“美丽”让我们太心疼。为了解决该问题,1月28日,驼人集团接到河南省科技厅下达关于新冠肺炎防控应急攻关项目的通知后,立即成立应急攻关项目组,研发设计“新型全方位功能型面部防护装置”。一个月之内,项目组就完成医用防护的头罩、正压面罩、隔离罩、口鼻罩,咽拭子取样防护装置,密闭吸痰防护装置等产品的开发。其中,新型无源防护头罩已获药监部门批准并全面上市,产品直供一线医护人员。
 
作为国内专业从事一次性医疗器械生产经营的现代化企业集团,驼人集团以责任和担当筑起了疫情防控堤坝。据悉,截止到今年3月初,驼人集团在疫情期间累计捐资1400万元。
 
举全国之力共同战“疫”的事迹令人肃然起敬,但另一方面,突发的疫情赤裸地暴露出我国医疗器械市场的短板。近日,本刊有幸采访到拥有十余项技术成果转化,并实现上亿经济效益经验的驼人集团研究院院长崔景强,他将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禁塑令”对医疗塑料行业有何影响?未来,中国医疗器械市场还有哪些领域值得深入开发?
 
疫情突发,我国应急物资保障短板突显,原因几何?
 
“这次疫情暴露出我国在应急物资保障中一些长期存在的不足和体系性缺陷,特别是疫情暴发初期,重点卫生防疫物资,如,医用口罩、防护服、护目镜、医疗器械等严重匮乏。而其中,医护人员的防护产品匮乏尤为严重。”崔景强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我国医疗器械领域出现的短板。
 
但短板的背后,原因究竟几何?崔景强从卫生防疫物资所用的原材料和生产设备等方面做了进一步缕析。
 
原材料方面的影响主要有三点。第一,高端原材料仍然受国外公司“卡脖子”。由于使用场景的特殊性,医用防护服必须兼顾良好的屏蔽性(拒水、拒血液、拒酒精、抗静电和病毒隔离)和舒适性(透气和透汽),同时还要满足医用包装的灭菌保持性的特殊要求。而现阶段能够满足以上关键要求的高端基材由少数几家材料供应商提供,比如杜邦公司生产的高强特性纳微米纤维材料特卫强(Tyvek)等,这极大地制约了我国在高端医用防护服和医用包装领域的发展。第二,常规的原材料良莠不齐,有效的标准监管不足。以疫情期间的熔喷非织造材料为例,受市场需求远大于供应的影响,原料价格一路看涨,更有部分黑商利用下游客户的技术不足,提供的原材料滥竽充数,最终导致产品品质良莠不齐。第三,多种原材料的地缘特征显著,需要构建合理的产业链战略。从上游原料供应商来看,我国聚丙烯行业主要市场份额为中石化和中石油所占据。从非织造布供应商来看,我国非织造布行业竞争格局高度分散,企业大多技术相对薄弱,鏊战于低端同质化竞争。从重要的过滤材料熔喷布供应商来看,主要由再升科技、山东俊富、海南欣龙无纺、泰达洁净、江苏丽洋新材料等公司生产。由此可见,防护产品的产业链没有形成,需要建立一个大型的防护园区。目前河南省围绕防护用品的生产、储备、研发和调拨等方面,将长垣市打造成“国家医用防护用品生产基地、国家医用防护用品储存基地、国家医用防护用品进出口基地、国家医用防护用品研发中心、国家医用防护用品调拨中心、国家级医疗器械长垣中心”等“三基地、三中心”。
 
产品的生产设备因素亦有三点。第一,关键的核心装备自主生产能力不足。例如,熔喷的喷丝板、口罩机的超声波发生器、热条机的热管等核心部件因出现短期供货缺口而影响整机集合。第二,设备制造厂家的发展不能有效响应下游生产厂家的需求。例如,口罩机经自动化集成后,生产速度从原来的200片/min可提升至600片/min,但是目前市场还没有实现一次性手术服的有效集成的自动化生产。第三,高端自动化专业人才存在缺口。
 
生物降解材料在医疗器械市场大有可为
 
今年1月19日,国家发改委及生态环境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积极应对塑料污染,有序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积极推广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替代产品,增加绿色产品供给,规范塑料废弃物回收利用,建立健全各环节管理制度,有力有序有效治理塑料污染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此外,《意见》中明确要求,“禁止以医疗废物为原料制造塑料制品”。医用塑料作为塑料应用中必不可少的领域,《意见》的颁发对此又会有何影响?
 
崔景强在接受采访时分享了他的个人观点。“禁止以医疗废物为原料制造塑料制品,这降低了医疗塑料再利用价值,间接导致医疗塑料成本增加。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能鼓励简化医用产品包装。”崔景强进一步表示,“医疗行业多为一次性耗材,医疗企业需深思一些间接产品的重复使用,开发重复快速灭菌技术。此外,聚乳酸(PLA)等生物可降解原材料将大有可为,企业可提前建立可降解技术平台。当然,开发促进塑料降解的处理技术也很重要。”最后,崔景强总结道,医疗器械的安全性、有效性影响着医用塑料的性能和使用要求,禁塑令对高精尖的医疗产品影响不会很快来临,但驼人集团仍需未雨绸缪,提早进行技术布局,抢占先机。
 
谈及生物降解材料在医疗器械中的应用,崔景强表示,与传统的生物惰性材料(指在生物体内保持稳定,几乎不发生化学反应,不变性的一类高分子材料)相比,生物降解材料在长期接触的介入性治疗中,因其避免了二次手术取出,具备独特优势。聚乳酸、聚乙交酯(PGA)是目前应用最广泛的人工合成生物降解材料,在组织再生/诱导、可吸收产品中有广泛的应用。
 
高附加值和技术壁垒的医疗器械市场仍处于快速追赶阶段
 
突发的疫情无疑将我国的医疗器械产业推向了风口之巅。按医械研究院分法,医疗器械可以分为高值医用耗材、低值医用耗材、医疗设备、IVD(体外诊断)四大类,而2018年间,医疗设备市场依然是中国医疗器械最大的细分市场,市场规模约为3013亿元,占比56.80%;其次为高值医用耗材市场,市场规模约为1046亿元,占比19.72%。
 
“目前,我国医疗器械产业整体呈上升趋势,但总体上来说,中小企业所占市场比重较大,且产品主要以中低端类为主,这使得产业的发展受到了限制。”崔景强谈及我国现阶段医疗器械产业的发展特点时说道,“我国各类高值医疗器械起步均比较晚,目前正处于快速增长期,而附加值大、技术壁垒高的医疗器械还处于快速追赶阶段。”
 
路漫漫其修远兮,对于我国未来的医疗器械产业,崔景强十分看好以下细分领域的发展:(1)高值医用耗材类。血液净化等高值耗材领域正逐步替代进口,在市场起主导作用,随着医保政策的完善,血液净化带来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提高。(2)骨科创伤修复类。目前,骨科是仅次于IVD和心血管领域的第三大领域,骨科植入市场可分为创伤类、脊柱类、关节类、其他。其中,创伤市场国产化程度最高,国产企业占多数份额;其次是脊柱市场,随着进口替代的加快,国产企业市场份额逐步提升;国产化程度最低的是关节市场,目前依然是进口企业占据主导地位。随着我国居民消费能力的提高、国内医疗保险制度的完善、临床医生治疗水平的整体提升,我国脊柱类和关节类耗材产品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提高。(3)IVD领域。体外诊断在医疗领域被誉为“医生的眼睛”,是现代检验医学的重要构成部分,临床应用贯穿了疾病预防、初步诊断、治疗方案选择、疗效评价等疾病治疗的全过程,为医生提供大量有用的临床诊断信息,越来越成为人类疾病诊断、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4)家庭医疗设备,近几年家用医疗设备市场年均复合增长率超25%,未来几年家用医疗设备市场还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
 
结语
 
从产品开发到市场应用,产业链的每个环节紧密相扣,而医疗器械市场的发展也注定要按照这一规律。崔景强表示,材料开发商和医疗器械生产企业是互利共生体,双方应及时沟通,共同探讨:材料生产厂商根据产品新需求,开发更多的新材料;器械生产企业将新材料、新技术应用到新产品上去,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及竞争力。期待疫情过后,中国的医疗器械市场迎来更加绚丽的春天!
 

 

 

文/詹曲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