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业务领域帮助寻找涂料应用新灵感

来源:油墨与涂料-中国版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8日下午 04:10:41

——安格斯化学亚太区业务副总裁黄雨田专访
安格斯化学,在行业里已经有70多年历史了,它起源于美国普渡大学的一个专利,一步步发展成了一家很独特的公司。99年被陶氏并购,15年再次独立出来。独立之后的安格斯化学更加专注地针对每一个细分领域发展市场。
 
安格斯在中国发展取得了非常瞩目的成就,在涂料、电子化学品、生命科学、金属加工液以及个人护理品方面,都有非常好的发展。在安格斯位于上海的客户应用中心,安格斯化学亚太区业务副总裁黄雨田先生接受了本刊专访。
 
 
本刊:请问安格斯能够为涂料和油漆这个行业提供哪些类型的产品?可不可以介绍一些最近主推的产品及其应用案例?
 
黄雨田:安格斯最经典的产品是乳胶漆多功能助剂AMP95。在涂料行业每一个化学师都知道它。最近为了迎合涂料市场零VOC的产品需求,我们推出AEPDVOX1000。它是专用于水性涂料的新一代增强型多功能添加剂,具有低味、高沸点、无黄变和低蒸汽压的特点。符合欧洲的标准,零VOC,因此在欧洲销售情况非常良好。除具有与旗舰产品AMP相似的多功能性外,其结构中额外引入的羟甲基基团,在增强涂料体系开盖存储时间、改善润湿性和强化冻融稳定性的同时,不会降低涂层的耐磨擦和耐划痕性能。尤其适用于零VOC、净味高档环保涂料产品,性能指标可完全媲美或优于目前广泛使用AMP的涂料体系。
 
我们最近还有一个新的应用案例值得分享,利用氨丁三醇来吸附甲醛或各种异味,这在涂料应用领域算是很新的尝试。这款产品之前在空气净化器以及个人护理领域有着上佳表现,现在准备应用到涂料行业中去。其机理是将其添加在涂料配方中后,一旦接触到甲醛或其他有害小分子就会产生反应,把甲醛等转化成无害的固态物质。以在配方中添加量达到1%为例,若要达到法国A+的标准,可以保证将近五年时间有效,这就意味着可以一直不停地吸附五年。
 
其实,也可以做成喷剂,跟着涂料产品打包销售给用户,装修完了再使用。我相信中国在未来的一两年,会有涂料客户把我们的氨丁三醇用到非常成功的地方,用来改善普通大众的生活环境。
 
本刊:安格斯化学面对多个领域都有业务,有些领域之间的应用会有交叉,在这些业务部之间,这些研发成果如何共享,碰撞出新的火花?
 
黄雨田:就像我们刚才谈到的氨丁三醇,最早做的产品是用于生命科学领域的细胞培养,随后我们慢慢不停发觉它可以跟甲醛反应吸附分解,于是就延伸到了个人护理产品以及电子化学品,现在进一步延伸到了涂料行业,这就是很好的例证。
 
安格斯目前在全球有六大研发中心,分别位于芝加哥、巴黎、新加坡、上海、巴西和孟买。我们在全球范围所有相关研发及应用开发同事定期一起开会,分享自己当地或者研发中心的新成果。
 
本刊:对贵公司来说,从最初的产品身设计,以及生产工艺到最终的应用这些环节,都有哪些具体的环保措施?
 
黄雨田:安格斯公司的产品比较特别,比如我们的招牌产品AMP被开发出来差不多70年了,专利早就过期,但实际上时至今天只有我们一家公司才能生产这个产品。这主要是因为生产AMP前体的硝化反应是丙烷跟硝酸在高温高压下进行。很明显,这类硝化反应危险程度很高,很容易发生爆炸。任何一家公司想要复制安格斯在美国的生产线,其技术壁垒是很难逾越的,因为它对生产安全性要求非常高。我们的工艺流程中,所有的产物及中间体一直在不停的循环,最后都成为细分市场中独特的高性能添加剂。所以安格斯化学整个产线的原子经济性很高,废料废气排放非常低。这得益于上述高效的循环利用的体系,是真正的绿色化学。并且要复制这个体系除开技术壁垒,所需的硬件和软件投资都是非常高的。
 
本刊:目前安格斯的生产设施在全球如何分布?近阶段会有哪些新的投资?
 
黄雨田:现阶段安格斯在全球有两个工厂,一个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另一个在德国Ibbenbüren。两个工厂的产品线的侧重有所差别,德国工厂侧重于硝基烷烃下游衍生物的生产,包括AMP,AEPD,TRIS,EXT等高性能醇胺。可以说美国工厂是一整条的全系列产品生产线,德国工厂可以是有效的互补,加强区域覆盖以及确保安全供应。
 
我们还将专注于美国跟德国的工厂投资,在过去和未来的几年中,投入将近一个亿美金扩充这两个地方的产能。安格斯倾向于投入更多的先进设施,提高工厂生产水平,产品线更加完善。
 
为了解决亚太地区的物流问题,我们在上海、新加坡、日本和泰国都建有仓库。客户可以选择直接从美国或者欧洲购买,或者当地就近的仓库调货。可以说,我们在全球的仓储覆盖上还是比较全面的。
 
本刊:上海的实验室是全球六个实验室之中的一个,这些应用实验室,具体有哪些职能?
 
黄雨田:上海的实验室可以从事包括涂料、个人护理以及生命科学的基础实验在内的一些工作。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事实上大中华区的实验室位于新加坡,它和上海实验室是一个整体,来服务于大中华区的客户。新加坡实验室拥有多位博士,投了将近数百万美元购买设备,自豪地来说,在我们这个行业横向比较的话,安格斯投入的这些设备及人员,全都是非常一流的,我看了都觉得很震撼。
 
我们的技术服务经理会定期和客户进行技术交流,深入了解客户的需求,在本地应用实验室进行研究,提供完整的技术解决方案。如果客户有新的需求,本地不能完全满足到客户的,我们会与全球研发中心进行交流,做进一步研究,开发全新的产品满足客户的需求。
 
本刊:原材料涨价导致整个产业链上的产品价格上涨,怎样来维持这样一个平衡?
 
黄雨田:虽然在过去的一两年可以看到很多的原料涨得非常多,但是我们是通过优化生产,把产能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同时希望跟客户维持一个长期稳定的供应协作。所以我们在相当多的行业,不仅在涂料行业,倾向于和客户签定周期较长的合同,比如三年,这样就可以把价格能控制在一个比较合理,波动相对小的多的范围之内,这是我们的一个方向。
 
本刊:我想了解一下您对中国涂料行业的发展有些怎样的见解。
 
黄雨田:中国的涂料其实在过去的十年有一个非常好增长,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我觉得大家对自己居住环境其实更加的关注。所以未来大家对环境的健康程度关注会应该会越来越高。所以这些涂料厂家应该会提供更多更环保的产品,来符合大众的需求。
 
此外,随着商品房居住年限的增长,重涂市场也有很大的增长。目前一些涂料的头部企业,像立邦、阿克苏诺贝尔、三棵树,都很大力的去发展重涂业务。
 
本刊:化学品公司现在越来越多的也利用一些电商平台来进行销售,安格斯有没有这样的一个计划?
 
黄雨田:电商是在发展中的一个市场,我们一直在观察。现阶段的话,我觉得电商的发展对于原料企业来讲,还在起步阶段。我们提供的化学品是特殊品,需要提供很多技术上的支持,现阶段的时机我认为还不够成熟。但从长远来看,这一定会是一个趋势,我们会持续了解看待。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