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硝烟四起,高端医疗器械和IVD行业恐受影响

来源:荣格医疗设备商情

发布时间:2019年5月16日上午 01:05:40

诊断试剂将被征收25%关税,对我国本土的IVD行业带来影响。同时我国医疗器械主要以低端设备、一次性耗材出口为主,美国对内征税主要涉及高端产品。

美国政府宣布从2019年5月10日起对从我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清单商品加征的关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对此,我国进行了反制措施。根据财政部发布的《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提高加征关税税率》公告:自2019年6月1日0时起,对已实施加征关税的600亿美元清单美国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征关税税率,分别实施25%、20%或10%加征关税。对之前加征5%关税的税目商品,仍继续加征5%关税。

 

那么,贸易战将会给中国的医疗器械行业带来什么影响?我们先来看看关税清单

 

 

根据医趋势的梳理,关税清单上和医疗行业相关的项目如下: 

 

 

25%的关税(共2493个):重组人胰岛素及其盐、其他胰岛素及其盐、其他多肽激素、蛋白激素、糖蛋白激素及其衍生物和类似结构物、其他皮质(甾)激素的卤化衍生物、其他皮质甾类激素的卤化衍生物、前列腺素、血栓烷和白细胞三烯及其衍生物和结构类似物、以激素等为基本成分的化学避孕药、X 光检查造影剂;诊断试剂、可确定用于造口术用具。
 
20%关税(共1078个):听力计、血压测量仪器及器具、其他牙科用 X 射线应用设备、X 射线无损探伤检测仪、可直接读数的液体温度计。
 
10%关税(共974个):牙科用熟石膏、布洛芬、急救药箱、药包、内窥镜、机械疗法器具、心理功能测验装置、臭氧治疗器、氧气治疗器等治疗用呼吸器具、医疗、外科、牙科或兽医用α、β、γ射线的应用设备。
 
5%关税(共662个):蒿甲醚、乙内酰脲及其衍生物、吡啶及其盐、阿芬太尼、阿尼利定、氰苯双哌酰胺、溴西泮、地芬诺新、地芬诺酯、地匹哌酮、芬太尼、凯托米酮、哌醋甲酯、喷他左辛、哌替啶、哌替啶中间 体 A、苯环利定、苯哌利定、哌苯甲醇、哌氰米特、丙吡兰和三甲利定以及它们的盐、其他结构上有非稠合吡啶环化合物(不论是否氢化)、左非诺及其盐、丙二酰脲(巴比土酸)及其盐、胞嘧啶、阿普唑仑、卡马西泮等以及它们的盐、阿米雷司、溴替唑仑、氯噻西泮等以及他们的盐、核酸及其盐、其他激素及其衍生物和结构类似物,包括改性链多肽、咖啡因及其盐、假麻黄碱及其盐、芽子碱、左甲苯丙胺、去氧麻黄碱、去氧麻黄碱外消旋体及其盐和衍生物 可卡因的酯及其他衍生物、其他氨苄青霉素盐、链霉素及其盐和衍生物、其他抗菌素、其他胶粘敷料及有胶粘涂层的物品、药棉、纱布、绷带、其他医用软填料及类似物品、无菌外科肠线、无菌昆布、无菌粘合胶布、无菌吸收性止血材料、外科或牙科用无菌抗粘连阻隔材料及类似无菌材料、血型试剂、心电图记录仪 、B 型超声波诊断仪、彩色超声波诊断仪、其他超声扫描装置、核磁共振成像成套装置零件、注射器、缝合用针、导管、插管及类似品、装有牙科设备的牙科用椅、听诊器、肾脏透析设备(人工肾)、透热疗法设备、输血设备、麻醉设备、宫内节育器、矫形或骨折用器具、假牙。

 

 

让我们再来看看中美医疗相关贸易情况的分析。

 

根据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5月12日的最新行业报告,海关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医药产品出口额共计543.52亿美元,出口第一大国为美国,共计98.18亿美元,占比18%。医药类产品进口额558.77亿美元,同比增长16.34%,进口医药产品最多的为西成药,进口额171.57亿美元,增幅21.66%;医院诊断与治疗设备进口146.31亿美元,同比增长9.60%。

我国医药产品出口及美国占比(数据来源:中国海关,莫尼塔研究)

 

在医疗器械方面,2017年我国医疗器械出口总额达217.03亿美元,同比上涨5.84%,对美出口额为51.05亿美元,主要以中低端医疗器械为主,以按摩保健器具、医用耗材敷料为主的前十大出口产品占据我医疗器械出口总额的44.5%。医疗器械进口方面,以高端产品为主,包括核磁共振、CT等等。

主要医疗器械产品中美进出口额对比(数据来源:中国海关,莫尼塔研究)

 

中国出口美国的医疗器械 TOP10(数据来源:中国海关,莫尼塔研究)

 

加征关税,高端医疗器械和IVD产业将受影响

 

纵观关税清单,其中将被征收25%关税的诊断试剂引人注目。目前我国体外诊断试剂生产企业约300~400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近200家,但年销售收入过亿元的企业仅约20家,企业普遍规模小、品种少。2017年,我国体外诊断市场规模517亿元,其中体外诊断试剂市场规模400亿元,远超于体外诊断设备规模的117亿元。

 

根据医趋势的分析,加收关税政策对我国本土的体外诊断行业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当进口品牌的价格优势进一步被遏制,销往终端渠道的难度加大时,对于进口品牌来说,要么涨价要么和国产企业合作生产,通过品牌本土化的办法抢占中国市场,在我国市场份额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这就给了大批优秀的国产包括合资IVD企业一个机会,在进口品牌本土化的过程中,通过和他们合作,引进先进的国外技术和资源,大大加快国产企业前进的步伐。

 

传递到医疗采购过程中,对进口厂家和代理商来说,却是如履薄冰。因为这涉及到让他们消化最高达25%的税率费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涨价,将费用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在出口方面,我国医疗器械主要以低端设备、一次性耗材出口为主,美国对内征税主要涉及高端产品,因此对国内器械出口影响不大。

 

在进口方面,主要以高端医疗器械产品为主,国内部分领先企业在少数高端器械领域已经开始进口替代,对这部分公司来说,将带来一定的利好。

 

目前国产医疗器械仅在生化诊断、心脏支架、骨科创伤、监护仪等少数细分领域实现了进口替代,大多数领域仍然由进口企业占据主导地位,如化学发光、血液分析、内窥镜、超声、骨科关节、起搏器等领域进口占比都超过50%。对于这些未能实现国产化的领域,在相关政策的引导和扶植下,将进一步刺激和推动进口替代的加速实现。

 

同时,2018年中国医疗器械市场规模约为5304 亿元,同比增长19.86%,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7000亿人民币,未来10年我国医疗器械行业复合增速超过10%,中国医疗器械发展黄金十年将至。如此大的蛋糕,国外巨头决不会轻易放弃中国市场,势必将推动进口品牌的本地化。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