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和公益有机结合—— 卡秀堡辉涂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树华专访

来源:荣格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6日下午 05:11:13

年度研发费用超过整体收入的百分之八,历经三年开发媲美喷涂效果但更为环保的薄膜装饰工艺,不仅仅公益助学贫困儿童,还将最先进的技术传授给他们,邀请他们加入集团大家庭。卡秀堡辉涂料有限公司似乎与其他的涂料企业有些不同,且听卡秀堡辉涂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树华细细道来。

卡秀堡辉涂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树华

年度研发费用超过整体收入的百分之八,历经三年开发媲美喷涂效果但更为环保的薄膜装饰工艺,不仅仅公益助学贫困儿童,还将最先进的技术传授给他们,邀请他们加入集团大家庭。卡秀堡辉涂料有限公司似乎与其他的涂料企业有些不同,且听卡秀堡辉涂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原树华细细道来。

本刊:简要介绍一下贵公司创始的初衷,公司的构成等基本情况?

原树华:这要追溯到1986年,我在香港创立了香港万辉涂料公司,当时的目标市场锁定了香港的轻工业——玩具市场,通过自主研发的移印油墨成功在金属玩具车上印制,将香港的玩具工艺提升了一个台阶,使得当时香港的玩具行业成为世界知名的领先市场。我们最大的客户——香港环球机铸公司也因此成功收购了当时全球最大的玩具车制造企业——火车盒机铸公司,成为行业龙头。借此成功,万辉从一家包括我在内只有四人的小公司,成长为涵盖油墨、烤漆、喷漆等等一系列业务的大型企业。

2000年,日本的卡秀涂料公司和德国威堡公司希望进入中国市场,开始寻找国内的涂料企业帮助他们进行生产、技术服务,产品销售等方面的工作。万辉依赖其自身的研发能力和销售优势,获得对方的青睐,自此卡秀堡辉涂料有限公司成立了。

本刊:作为一家领先的涂料制造企业,贵公司目前有哪些值得称道的涂料产品?

原树华:如今对于涂料的要求非常多样,既要保证性能,又要环保安全,另外,功能性需求也不断提出,例如自修复、防水、防风沙、变温、高耐磨等等。我们希望自己的产品能够做到极致,经常不断提高对自身的要求。比如耐刮伤测试,业界普遍选用“铅笔刮伤”测试,我们则选用杀伤力超强的“钢丝球”进行摩擦实验,以追求极致的效果。

就拿防风沙涂料来说,兰新线是兰州到新疆的火车线路,期间路经大量沙漠地貌环境,强烈的风将沙粒吹起,这对火车的外表面是一种极大的考验。我们成功研制出了对于风沙环境有高度防刮伤的涂料产品,最终被选中该项目的应用。

可以非常骄傲的说,很多行业知名企业和重要项目都选用了我们的产品,轻工业中比如苹果、微软、小米、孩之宝、美泰等等在使用中都表示了对我们产品的认可,而交通运输领域,兰新线火车的防风沙涂料也被验证颇有效果。

本刊:涂料行业对于环保的要求非常关注,贵公司从产品的设计、生产工艺以及最终应用几个方面都有哪些环保的措施?

原树华:如何执行环保措施,其实可以分好几个方面。除了产品的配方要符合环保的条例以外,工艺的改进也是一种积极的措施。我们一直在投入资源,试图通过改变工艺来提高施工的便利性,从而达到环保的最终目的。

我们专门成立了源辉科技来开发和推广“薄膜装饰工艺”这一项先进的工艺。这个工艺分为两步,先是运用涂布及印刷技术将涂料涂布于膜片上,通过烘烤将涂料固化,其烘烤所释出的溶剂挥发物VOCs在高温焚化炉中集中汇整收集,集中燃消焚化。而成品膜片只带极微量溶剂,危险性极低,运输、储存及使工均可如一般材料般处理。第二步称为压差披覆装饰DOD (Differential pressure Overlay Decoration),其原理主要是通过操控真空、压差和温度, 将已预涂色彩/功能的膜片以披覆或转印方式加工于工件上。使装饰膜与不同材质(如塑料、金属、木材、玻璃),甚至多材合体的工件以水性粘合剂为主进行结合,完成加工件的表面装饰。如此一来,整个施工的过程不存在VOC对外界的挥发,充分体现出其环保价值。

本刊:在触感和观感上,薄膜装饰工艺是否能与传统的喷涂工艺相匹敌呢?
 
原树华:薄膜装饰工艺中多姿多彩的外观、几可乱真的仿真触感,再加上防污、自修复防刮伤等各种优越性能,使得产品在芸芸同质竞争的对手中脱颖而出。该工艺目前已经可以体现出木纹、大理石、碳纤维等多种外观和触感。

薄膜装饰技术的开发,需不同专业领域人才的合作, 从化工、涂布、压纹、溅镀、印刷、膜片三维覆合设备、工业4.0的整合及检测等, 涉及的领域广而深。目前我们正带领集团内外的多个单位合作,涉及设备的设计、制作至检测, 膜材, 涂料、印刷/涂布/压纹薄膜的开发、量产和品控, 及最终以集团CNAS实验对DOD装饰件测试和标准制定等等, 期望在各方努力下,更快速推广DOD膜片装饰技术。

本刊:如今很多外资涂料企业进入中国,对国内涂料企业的生存与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可否谈谈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如何来提高自身的竞争力,应对更大的挑战?

原树华:企业发展需坚持永续经营及社会责任,研发部门是个花钱的部门,但它却代表着新产品的萌芽及企业生命的延续。若要短时获利,停滞研发投入,企业获利或许可以提高;但几年后,旧有产品利润减少或市场竞争淘汰降价时,没有新产品衔接,企业将面临淘汰,退出市场。

在中国,这些年来由于改革开发,工业飞速发展,但随之也带来环保问题,作为一个涂料企业,我们有责任让涂料变得更环保、更美好。我们在三年前投入了涂料后端应用工艺的研发,将色彩涂料变成装饰膜; 功能涂料变成功能性装饰膜,并特别建立了源辉科技,整合上下游端跨行业合作,开创了新的道路和方向。

本刊:您刚才也提到了化工企业的社会责任,有助于提高企业的竞争力,在这方面您,以及贵公司都做了哪些工作?

原树华:对于企业社会责任,我的观点是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我以个人的名义于1999年设成立了华恩基金会,在国内建立了三家孤儿院,有将近一千个儿童获得照顾;此外,针对贫困儿童的教育,基金会还启动了助学计划,前后有三千多位学生受惠于此。

尽管这是我个人行为,但多年来我们公司的员工也非常支持我的公益项目,积极参与基金会组织的公益活动。每次爱心助学跑和内地的三地爱心同步跑,都会得到众多员工的积极参与,并筹措到数量不小的善款。

源辉科技的欧杰豪先生去年开始与广西儿童村接洽,安排儿童村中毕业的青年人入职源辉科技,将曾在日本、德国学习的先进环保薄膜装饰技术,教授予这些青年人,让他们接触更广、更新颖的技术,成长学习,期待他们将来可以回馈抚养他们长大的儿童村及国家。从这个角度来说,也算是把公益和事业有机结合在一起吧。

除了救助儿童之外,治理沙漠、保护环境也始终是我的牵挂所在。2011年我们出资2600万,设立了马兰湖公益治沙项目。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孪井滩生态移民示范区,成立阿拉善盟源辉林牧有限公司,承包了3万亩沙漠植树造林。以生态治沙为宗旨,深入调研,合理规划,凭着坚韧的毅力开展了沙漠植树造林工作。历经七年,曾经的3万亩沙漠几乎全部重新长出了绿植。

本刊:政策法规影响着行业的发展轨迹,在涂料应用领域,法规方面有哪些新的变化需求?这对于贵公司有哪些积极的推动作用?

原树华:早在十多年前,我们就已经着手开发水性的烤漆,由于成本的原因,客户的反响并不是非常积极。近几年,中国的政策法规日渐强调环保的重要性,面临这些压力,客户开始愿意接受我们的水性研发成果。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其实政策的推动对我们这些研发走在较前沿的企业,是有积极作用的。

本刊:展望未来几年,贵公司还有哪些发展计划?有没有计划在近几年扩大产能,新建工厂或外地的服务机构?

原树华:除了重点要推广的薄膜工艺,我们还会拓展粉末涂料的生产,我们位于东莞的粉末工厂已经投产,进一步可能在江苏展开粉末生产;同时位于广州增城的120亩生产基地也已投产,主要针对油漆的生产,今后将不断完善和扩张产能,并把在深圳的工厂逐步迁移过去,配合无锡的工厂,打造以轻工业为主的华南华东生产基地。

此外,明年初卡秀堡辉也将在天津投产启动新的涂料工厂,主攻水性油漆,针对重工业的应用。这样一来,我们的战略布局就十分明确了,天津工厂有别于华南华东的轻工业用途,将成为我们华北区域的重工业基地。

本刊:您认为,目前涂料行业发展的重点是什么,可否谈谈您对行业趋势的一个看法?

原树华:环保是趋势,也是全世界国家当前动的政策,中国政府的十二五计划中,“环保”也是重要的题目,因此涂料行业必须大力度降低生产及喷涂过程中VOC的排放,把碧海蓝天还给中国。这也是我们多年积极筹备及规划差压披覆装饰(DOD)工艺研发的初衷。DOD技术须跨国跨行业跨领域的整合,期待各国有志者一同发展这个环保的薄膜装饰事业。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