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同创新:在客户产品设计中占有一席之地——陶氏涂料材料业务部亚太区研发与技术服务总监郭红飞博士专访

来源:荣格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9日下午 03:10:05

如今我们常常提及“创新”这个概念,对于这个概念,陶氏涂料材料业务部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亚太区研发与技术服务总监郭红飞博士认为,作为涂料原材料的供应企业,如果能在客户设计产品的初始阶段就参与共同开发,将会显著提升创新的效率——这便是陶氏倡导的“协同创新“。

在今年 “创新奖”颁奖典礼上,编者惊喜的看到陶氏涂料材料业务部亚太区研发与技术服务总监郭红飞博士亲自代表陶氏接受了荣格对于“PROSPERSE™ 200羟基丙烯酸乳液”这一产品的嘉奖。这一举动足以看出陶氏对于研发的重视,同时,也能深切体会到郭博士对于自己团队的自豪之情。

借着了解这一获奖产品的机会,编者来到郭博士的办公地点,怀着敬仰的心情听其解开陶氏研发与技术服务的神秘面纱。

本刊:此次获奖的乳液其优势在哪里?可以为客户的实际应用解决哪些问题?

郭博士:PROSPERSE™ 200羟基丙烯酸乳液是陶氏本地研发团队开发推出的最新一代PROSPERSE™ 系列乳液,专门应对木器漆双组分应用。它可以与水性异氰酸酯固化剂反应形成致密的漆膜,具有快速的早期硬度建立,优异的铅笔硬度(1H)、柔韧性和漆膜表面抗性。由于上述优点,它可以很好满足家具漆流水线应用,提高生产效率。基于该羟基丙烯酸乳液所配置的双组分聚氨酯清漆具有优良的漆膜外观,在具有低VOC 的前提下拥有较长的适用期。这款产品适用于水性清漆、色漆以及亚光体系。

该项目的最大难点在于对各项性能的平衡,达到综合性的优异表现,譬如需要提高干燥速度和硬度建立的同时还要保证足够的适用期;提高硬度的同时还要保证优异的柔韧性。我们依托本地研发团队的经验及大量工作,通过精心设计分子结构,精确控制工艺,得到了具有特殊形貌的乳液粒子,最终实现均衡优异的综合性能。

本刊:近些年水性木器漆行业的需求热点有哪些?陶氏涂料材料对此有哪些应对方案?

郭博士:随着木器行业对环保、性能、功能要求的不断提高,近几年水性双组份聚氨酯、水性UV、水性高封闭性底漆、高通透和高耐污渍面漆等成为了市场上的需求热点。 针对这些需求,陶氏涂料在本地和全球设立了研发项目进行攻关,在这几年中不断的推出创新产品,譬如PROSPERSE™ 200、ROSHIELD™ 500、ROSHIELD™ 560、水性UV等。同时针对行业痛点,如单组分封闭底漆、抗涨筋乳液等加大研发力量投入,进一步的助力木器涂装的水性化浪潮。

比如ROSHIELD™ 500,是专为取代硝基木器漆设计的,具有高罐内通透性,以及在低光和多重漆膜应用下具有较高干膜通透性。还有一款ROSHIELD™ 560,可以在北欧风格家具中见到其身影,它在低光白色配方体系中也能有极高耐沾污性能。

本刊:目前很多涂料企业都在积极从事工业涂料的水性化发展,您是如何看待这个过程的?

郭博士:作为环保涂料的重要技术分支,水性化技术会在近几年内迅速增长,从集装箱、木器等不断推进到各个工业领域。同时随着对技术理解的不断加深,水性化转变也会不断地推进涂料上下游行业的技术配碰,产生更多的标杆性新产品。

据我观察,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主要在于:提高水性化产品性能,逐步匹配甚至超越油性产品;更好的匹配已有的工业配方及施工体系;降低水性化产品性能对施工条件、气候的要求,大幅提升水性化产品的适应性;水性化产品的碳足迹分析,确定废渣废水对环境的影响性。

本刊:法规的不断更新也会引导产品的研发,陶氏如何在这方面开展工作?

郭博士:对于陶氏来说,我们结合当下的政策及行业标准,加快力度研发环保高科技涂料产品,尤其是对水性解决方案的研发力度不断加大。同时,注重提高涂料性能,拓展应用领域方面,这几年在集装箱水性涂料、水性金属防腐涂料、水性阻尼降噪涂料、水性道路标线漆等多个领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举例来说,在建筑涂料方面,我们主要遵循《绿色产品评价涂料》(GB/T35602-2017)的要求,因为这个标准是目前市场上最严苛的,作为创新的开拓者,我们以这个标准为产品研发的环保起点,再赋予产品更高的性能,希望引领行业提供更多高质量的环保绿色涂料产品。

本刊:陶氏始终处于一个领跑者的位置,为涂料企业提供更多新的树脂/乳液方案,最近是否有值得分享的研发成果?

郭博士:首先在建筑涂料领域,尤其是内墙涂料,我们一直在持续领导市场创新。目前市场上的大多数儿童漆都使用陶氏乳液。陶氏儿童漆乳液不仅含有FORMASHIELD™专利技术可以有效消除室内空气中的甲醛,独特的INVIZIPRO™专利技术还能使漆膜具有十分优异的耐污渍性能和超强的耐擦洗性能,可轻松去除多种顽固污渍和儿童涂鸦,令房间持久靓丽如新。更重要的一点是,它还具有超低VOC和超低气味,全方位满足最高标准的环保健康要求。

在工业涂料领域,去年我们推出了MAINCOTE™ HG-100金属防护涂料。今年这款产品在中国市场和海外市场都非常成功。它以优异的性能取代了醇酸的应用,成为市场上的标杆产品。与水性醇酸相比,HG-100明显提高了耐久性、耐腐蚀性、耐水性和光泽度,可广泛应用于各种轻防腐保护领域。

2017年,我们还推出了一个新产品 PRIMAL™ PC-25丙烯酸乳液,它可以为各种基材提供临时保护,譬如玻璃、金属、塑料和其他光滑的表面。它能使基材能够抵抗划痕、污垢、灰尘、污渍、油脂,特别适合在施工期间提供临时保护,同样有助于在不损伤表面和不留下残留物的基础上方便地去除涂层。这是一个反向创新的典型案例,由上海陶氏中心的研发团队研发,但迅速被亚洲其他国家的市场所采用。目前已成功应用于东南亚的多个项目。

本刊;最近陶氏在新加坡的客户创新中心揭幕,请问这个创新中心的职能如何?

郭博士:新加坡客户创新中心于7月份正式启动,这是继上海、广州、成都创新中心之后陶氏在亚太区的第四家客户创新中心,旨在提升陶氏在东南亚市场的创新能力,更好地为当地客户和合作伙伴提供创新支持。通过这一创新平台,跨业务团队将能更加高效地与东南亚市场的客户和价值链合作伙伴沟通,优化价值链和专注市场的解决方案。

我希望大家了解陶氏在研发方面的一个重要理念,那就是联合创新。通过创新中心,我们可以和客户可以进一步的深度交流,在客户产品开发的前期,我们的研发团队就参与进去,可以总结为——“在客户产品设计的过程中占有一席之地”。

本刊:除了研发,您负责的部门还有包括技术服务,它对整个产品系列的开发有哪些帮助?

郭博士:技术服务(TS&D团队)在新产品开发的前端和后期阶段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有三大任务:

第一个是为客户提供一流的技术服务,使我们的客户成功使用我们的产品。他们通过与客户保持密切合作,发现问题并制定技术解决方案。

第二个主要任务是为现有产品开发新的应用,以增加这些产品的价值。例如,我们有很多产品最初是为建筑涂料领域开发的,但是随着中国工业涂料市场从油性向水性化过渡,技术服务团队正在积极探寻更多样化的应用,使得这些最初为建筑涂料开发的产品现在也可以应用于工业涂料。很多时候,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还需要开发新的配方,使现有产品在新应用中能够满足新的性能标准。

第三大任务是创新及新产品开发。他们通过与我们的客户紧密合作,通过与客户和价值链中的其他参与者的密切互动,通常对当前市场及客户未满足的需求有着很好的想法。因此,我们几乎所有的新产品开发项目都有TS&D团队成员。他们在创新项目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而且很多时候是领导角色。他们主导着新产品性能的设置标准,把新产品带到我们客户那里进行评估,他们还负责协助客户实现新产品的顺利使用。

本刊:市场原材料的价格波动,是否也会对研发工作产生影响?

郭博士:新的创新应该有明确的价值主张,那就是帮助我们客户的产品在市场上获得成功。成本一直是创新研发的关键部分。没有合理的成本结构,无论产品有多好,都不可能很成功。从这个标准来看,我们总是密切关注成分,以及原材料的成本。有时,原材料成本的趋势也会产生潜在的未来市场趋势。例如,如果某一原材料成本的趋势持续上升,那么我们可能会找到未来的机会,来开发一种可以少用或不用的这种原材料的产品来降低客户的配方成本。

本刊:陶氏是否会针对涂料行业进行一些较为前瞻性的产品开发,愿闻其详。

郭博士:从创新标准的角度出发,我们始终以开放的眼光去看待新的市场发展趋势和新技术。在我们的创新项目系统管理中,短期、中期和长期这三方面的项目比重保持了很好的平衡。其中有一些创新项目,我们可以称之为前瞻性的产品开发,可能需要耗费我们几年时间来研发。

例如,随着前几年道康宁回归陶氏大家庭,我们正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与道康宁业务合作。道康宁的产品系列有机硅与丙烯酸产品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补充和组合。我们已经在有机硅-丙烯酸混合技术上进行了很多有意义的研究和探索,相信这将给我们带来一个全新的工具箱,看看有机硅能给我们的丙烯酸带来什么样的独特性能。凭借这个全新的技术平台,我们正在寻找一些新的方法来解决一些以前无法解决的问题。譬如把有机硅加到丙烯酸的组合,我们期待能够起到一个特殊的作用,在外墙抗水、耐污渍等长远效果方面会有很大的提升。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