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国到中国,站在注塑加工行业的浪尖起舞

来源:荣格

发布时间:2018年2月4日下午 06:02:28

访裕克施乐塑料制品(太仓)有限公司亚太区执行副总裁胡焕波

裕克施乐塑料制品(太仓)有限公司亚太区执行副总裁胡焕波

在太仓工业园区一片宽阔的草地后面,矗立着一栋银灰色的现代化大楼。进门之后,摆满琳琅满目展品的公司展示厅进入我们的视线,一股科技感扑面而来。这就是主要生产各种汽车车身内外饰部件及阿迪达斯的各种鞋类部件的领先供应商,源自德国、却又在中国太仓茁壮成长起来的裕克施乐(太仓)。为何这家德国公司能在短短十几年内站稳中国注塑加工市场,并屹立潮头?他们究竟有哪些核心竞争力?深耕塑料加工行业25年的公司亚太区执行副总裁胡焕波道出了他的心声,他认为,“企业的竞争力不是源自灵光一闪,而是积累于每一个细节,将细节做到极致,这种工匠精神已经成为德国企业文化的精髓。显然,裕克施乐中国也继承了这种精神。”

智能制造下的冷静思考

裕克施乐(太仓)主要为汽车行业和高端消费行业提供塑料产品,目前已经是其德国母公司在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宝马、奔驰、大众……每一家客户的名字拎出来都能让人眼前一亮。令人感到无比吃惊的是,在2004年刚进入中国市场时,裕克施乐集团看重的却更多是“中国制造的低成本”。

短短十四年,是什么让裕克施乐集团改变了对太仓公司的定位?这里不得不谈到中国10多年来人力成本的快速上涨和中国国家层面的转型升级。“中国整个国家都在转型,要在中国继续发展,每个行业都必然要与整个经济大环境共舞。”胡焕波,这个在聊天过程中一直谈笑风生的中国男人,一提到“转型”,不仅语调拔高了一个度,还手舞足蹈地描述前沿技术为塑料制造流程带来的变化。嗯,表现很“极客”,很符合制造业技术派的高管形象。

古人云:“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裕克施乐(太仓)早在2007年就开始打下自动化的良好基础。之后慢慢延伸,先从全厂设WiFi、做EDI接口和Barcode扫描码开始,早期公司使用的金蝶ERP系统也在2010年转为SAP,之后裕克施乐又自己开发了Workflow(工作流),并将其与SAP关联起来。打好这些基础后,裕克施乐开始对德国的“工业4.0”进行消化,然后结合“中国制造2025”完全融汇成自己的技术。

“在大数据铺天盖地而来的新时期,如何实施智能制造必须进行一个冷静的思考。一般在工厂里面,我们认为MES定位的选择很重要。”抛出观点之后,胡焕波讲起了裕克施乐(太仓)公司进行过的尝试。一开始,公司很容易被引到追求机器单个周期控制的路上去,尝试过后,裕克施乐发现这样做似乎有点不对。一方面,他们的管理体系没有这样做的必要;另一方面,裕克施乐购买的机器本身稳定性很好,出问题极少,更大的问题是公司内部流程和人员的管理。调整过后,裕克施乐将自动化结合进来,在软件方面选择上马一个比较小的MES,重点引入比较严谨的APS(先进计划系统);硬件方面,则以自动化、所有数据和信号的互联作为两大基础,将信息推送到设备,订单直接到人,对生产状况进行实时监控;物流方面,裕克施乐将仓库和生产部打通,并将仓库做成智能仓库,生产部则安装AGV小车。不仅如此,今年开始,裕克施乐(太仓)还将物流往前端延伸,引入自动下架、自动叫料等先进系统。

“虽然裕克施乐这种批量化生产并不适合单件流,但从流程上考虑,我们采用了精益生产的模式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胡焕波随即列举了两组数据:2012年,裕克施乐(太仓)有900多名员工,产值四个多亿;2017年,产值已经达到7.6亿,而员工则减少至670人。

看好流程优化带来的盈利

如何在竞争中保持一定的盈利能力已经成为摆在每个企业面前的难题。裕克施乐的实践无疑是让人欢欣鼓舞的,面对本刊提出的问题“为何裕克施乐在流程优化方面全力以赴?”,胡焕波几乎不假思索就作出解答:“成本源自何处,我们就在何处下功夫。”对裕克施乐(太仓)公司而言,汽车和高端消费品是两个重要领域。其中,汽车行业的产品有一个特点:工艺参数一旦批准就不能随意改动。所以一般来讲,真正的工作在项目开发过程中就要一次做好,这就决定了后期要做改善的难度不是源自技术,而是源于流程难度。在一定程度上,机器和周期都不能改,可变动的成本就只能是人、存货和物流。胡焕波告诉本刊,裕克施乐(太仓)对于质量风险的管控非常严格,尤其是汽车行业,裕克施乐坚持一旦项目确定,尽量不改变工艺,从流程上节省成本。

在高端消费品行业,客户对周期要求非常严苛。以某产品为例,原来从订料到出成品的整个周期时间要4个月,改善之后现在仅需一个半月就可以完成交货,奥秘就在于整个公司各部门之间的协作响应时间大幅减少,同时库存减少了一半甚至更多,这样就带来大量的成本节约。

自动化技术在流程效率提升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以裕克施乐(太仓)生产的足球鞋大底为例,原本的成型周期要120秒,通过自动化手段改善以后,现在的产品周期可以缩减至70秒。“周期缩短并非来源于保压、冷却等生产周期。在足球鞋鞋钉的嵌件成型过程中,裕克施乐(太仓)率先使用自动化替代人工,用机械手来嵌入22个鞋钉,带来了50秒的时间节省。这样,一台机器相当于原来1.7台机器的产能,同时操作员的等待时间降低,也大大节省了人工成本。”胡焕波如是说。

裕克施乐成本控制的才能在其代表产品Torsion Bar(支撑架)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这是一个相当于鞋底支架的产品,它由两种颜色的部件组成。但事实上,裕克施乐并没有采用双色机,而是通过两台小型注塑机和一个机械手实现了全自动的生产。自动化手段的引入使设备投资减半,产品周期减半,相当于节约30多台普通注塑机的投资,人工也减少到原来的八分之一。

毫无疑问,裕克施乐(太仓)始终在不断优化其盈利能力。胡焕波坦言,他们每次都把改善当成研发新项目,主张永远归零思考,只因他们坚信,有时颠覆性变化甚至会带来百分之百的改善。
在胡焕波的生意经里,注塑机供应商的服务能力非常重要。他半开玩笑地说:“购买机器时,我们一定会选择质量更好的,确保机器的顺畅使用,最好是从年头到年尾都不要出问题。一般来说,知名供应商同价位的机器可能品质也很相近,这个时候供应商的响应速度才是裕克施乐更在意的。”

开启亚洲市场的新时代

经过十四年的不懈努力,除了研发能力还有明显差距,裕克施乐(太仓)基本达到了与德国母公司同样的生产技术水平,中国服务能力的提高反过来又给德国总部带来更多业务,形成更加稳固的业务支撑。是时候给裕克施乐(太仓)公司一个新的定位了!基于中国整个大形势的变化,裕克施乐将全面升级太仓公司。据了解,裕克施乐将于2018年启动三期工厂建设,同时将低端业务转移到越南新建工厂去。

胡焕波和我们分享了三期工厂瞄准的产品:陶瓷注塑产品和发泡工艺鞋类产品。以陶瓷注塑为例,作为公司独特的竞争技术,陶瓷注塑前期一直被保留在德国,出于对中国市场的看好和裕克施乐(太仓)公司转型的需求,现在这项技术将全面引入太仓三期工厂。未来,亚洲高端汽车制造商将有更多的机会将其引入内饰的手柄、旋钮、触摸板等产品,进一步提升驾驶安全性及内饰件的档次。

在以阿迪达斯为代表的高端消费品领域,裕克施乐最初在中国以注塑供应商的形式进入,之后将自动化、热流道等技术引入生产,几乎颠覆了阿迪达斯关于注塑模式的认知。裕克施乐提供解决方案的能力成功锁定了阿迪达斯的信任,裕克施乐也将其业务延伸到阿迪达斯的其他业务开发中去,成为其全球合作伙伴。

模仿仅能模仿外观,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是无法被复制的。裕克施乐的工匠精神体现在,即便在人工成本上涨之后,也可以靠人的智慧、效率、高质量产出获取盈利空间,这需要更好的流程、工具和设备来协助。一方面是大手笔的战略布局,另一方面是孜孜、不懈创新的进取实干,这或可用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的经典名句诗意地表达为“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Tell A Friend

评论

Image CAPTCHA